:: admin ::: NewEntry ::

This Archive : 2009年05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蝴蝶誌異StoryI.III 視界2

2009.05/27 *Wed*

2.


「唷,早安。」

一張少女臉龐驟然佔據整個視角。

我嚇得猛地往後一退。

「哈囉,沒事吧?」

少女歪著頭,還在我眼前揮揮手,一派天真無邪──東方人的輪廓,巴掌般小巧的粉嫩心形臉,睫毛長長彎彎貓兒般靈活又充滿好奇的大眼睛,烏麗柔順的長髮在胸前輕輕飄盪──室友,對,是我的室友蜜雪兒。

白色天花、香檳色牆壁,乃至被束在窗戶兩旁的深紅窗簾,都逃不過泛濫的大朵大朵的玫瑰災害──對,這是女生宿舍,每間房特定的式樣,從第一天就看不順眼,再漂亮的東西過多只會讓人生厭,只是儘管可以自備窗簾更換但太過麻煩而作罷。尤幸的是我現在躺的床鋪是樸素的淺藍色──對了,這是我的床,旁邊應該有個矮櫃,上面放了一盞我從家裡帶來三朵百合如同鈴蘭般含羞垂落的可愛座檯燈,再過去,對,是室友的床,一如本人般可愛得教人受不了,對對對,就是這樣,和滿室玫瑰不遑多讓的粉紅色碎花,還要擺滿我討厭的兔子泰迪熊之類的毛娃娃──沒錯,這兒是我的房。

我和室友的6098號房。

我真的回來了。

這個認知,讓我完全放鬆。

終於脫離了那個曖昧不明的詭異世界。終於脫離了那個漆的──

我心裡一突。

為什麼我會在房裡的?

雖然我一點也不想回想當晚的情節但我為什麼會在房裡?而且……現在是白天?我是睡了一晚?我只記得見到那個迷糊女生拼命呼救後便去到那詭異的世界。那麼、那麼……那麼真實的後續是──怎樣?我到底怎樣了!

我慌忙地檢查自己的身體,有穿衣服──不!和床鋪同樣是淺藍色的絲質高腰裙子,胸口還要有個藍色緞帶綁成的蝴蝶結,這、這是睡衣──睡衣!雖然那件裙子胸口都有蝴蝶結,但大很多,而且是深得像色的藍色,不是高腰,我有穿絲襪的,色的絲襪,絲襪呢!

「放心啦,什麼事都沒有。是我幫妳換了衣服而已。」

什麼?

「我說啊,什麼事都沒有,就只是衣服被撕破一些,見到白色的內衣──還有蕾絲邊耶,還好意思取笑人家衣服總是有一堆蕾絲呢──連很純情的只有中間有個小小的蝴蝶結的白色胸罩也見不到,放心吧。」

我只是看著甜甜笑著的室友。

她像談論今天的天氣。

但內容盡是內衣啊胸罩啊蕾絲什麼──

「這樣還不夠啊!難道真要我──給什麼了才叫有事啊?還有!為什麼妳知道得那麼清楚呢?還知道我穿什麼胸罩耶!」

「冷靜些冷靜些,」怎樣冷靜呢!「我幫妳換衣服嘛,當然看到妳裡面穿什麼,還有簡樸到什麼都沒有的白色內褲呢。」

「什麼叫簡樸到什麼都沒有!妳的就有很多有的沒的嗎!」

「我的至少有蕾絲和蝴蝶結。」

妳來糾正我什麼呢,蕾絲兼蝴蝶結狂,我無力的扶著額頭,耳邊似乎還傳來妳不也是一堆蕾絲和蝴蝶結女孩子的衣著就是這樣呢的反駁。拜託,這是僥倖避過女性最恐怖的劫難後該有的對話嗎?

不過,至少讓我的腦袋冷靜下來。

我抬頭,很認真地望著室友,小心翼翼的再度確認,「真的只是內衣被瞧見,連胸罩也沒有,更加沒有發生更──嗯,嚴重的事?」

室友用力的點頭,用力的保證,「沒錯。」

我抱著雙臂,防備而懷疑,審視室友的神態。沒有絲毫破綻,恍若虔誠信徒的姿態,散發誠懇而純潔的光輝,教人稍有疑心,便會心有不安──不行。我抱著頭,還是投降了。一個可愛到讓人只想摸摸頭給糖果吃的小女生的保證,我怎樣也說服不了自己去相信!

我嘆了口氣,好吧,換個說法,「到底整件事是怎樣的?」

室友很得意地揚起下顎,指著自己,「多謝我吧。」

「妳?」

「嘛、我總覺得女王黨員有什麼不對勁的,好像期待什麼似的,所以還是折返回來看看,還好我碰運氣看看你們會不會抄小路,不然也不能及時制止這慘事。」

「是……妳制止?」

「當然。」

很好,她還真是臉不紅氣不喘,不覺任何不妥,像隻偷腥──不,是捉到老鼠的貓咪等待讚賞。不過,一隻平日只會撒嬌要主人抱要主人陪自己玩的胖嘟嘟家貓,能夠捉到老鼠嗎?何況那根本不是老鼠!就算是老鼠也是比貓還要龐大還要兇狠的變種老鼠!沒反被吃掉已偷笑了,那軟趴趴的爪子是幫牠搔癢嗎?

「喂,是真的!」

聽聽,毫無威嚇作用的軟軟咪叫,比起剛才的保證還要天方夜譚一百倍。

「妳請保安來?」好吧,還是有這個可能的,我太早下判斷了。

「再跑去請保安妳就慘了。當然是我本人制止這件事。」

饒了我吧,我好像和外星人溝通一樣,無力的呻吟一聲,「我不認為那畜牲會無能到向妳舉手投降。」

「因為他是五體投體向我求饒。」

說得好像是真的一樣。

真糟糕,就如謊話重複一百遍也會成真,我開始有被催眠的跡象,反正什麼也沒發生是最好的結果。問題是,每當我試圖築構一個男人向一個未及肩膀的女生跪地求饒的畫面,腦袋迴路便會短路,從那薄弱而虛妄的狀態回歸理性,我完全無法合理解釋這件事是怎樣發生。就算給撞破了,再怎樣驚慌,對方是女性,還要是個子比自己嬌小幾圈手臂也沒自己手腕般粗壯的小女生,他會怕嗎?還是要我相信其實室友是飛天小女警?自己都能看到常人不能看的物事,鬼怪妖魅都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世界不能有用一切美好的東西再加化學物X造出來的飛天小女警!

「喏。」

室友遞了一部IPHONE給我。

這時候給我手機做什麼呢──等等。

陰暗的畫面,窸窸窣窣,色的衣料,滾著蕾絲邊的內衣,隱約可見的肌膚──

「法蘭西斯的。」

某種東西迸裂的聲音。

十二月凍結的湖水在腦際蔓延。

冰冷的湖水灌進鼻腔、喉嚨、氣管,反倒感到火熱的刺痛,無法呼吸,缺乏氧氣的肺腑快要燒起來,我只能本能地緊抱著自己的身軀,瞪著那張在狹小的匣子裡,與髮糾纏的沉睡少女臉龐,迷幻的飄蕩,繼而扭曲,化成水鬼,張開眼睛裂開嘴唇──

「好了。沒事了。」

沒事了。

宛若天使的聲音,讓人自噩夢中得到救贖。

我的脖子有點僵硬,抬頭看著身邊的少女,她拍拍我的肩膀,甜蜜的笑著重覆,沒事了。

「就只是這些,想要更多也沒有,放心吧──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

溫度一點一滴回流體內,緊抓著自己衣服的手指緩緩放鬆。

「嗯哼,人家真是妳的救命恩人,法蘭西斯真的向人家跪地求饒,乖乖把作惡的手機雙手奉上耶。」

聖靈的聲音一下子跌回俗世最甜膩的撒嬌,還真是極端,其實剛才是幻聽才對吧?耳朵一下子塞滿這種撒嬌聲,額際開始隱隱作痛,好吧好吧,別再吵了,連那畜牲的手機都能拿出來,我只好相信眼前室友是飛天小女警,行了吧?

「謝謝妳。」我很老實的道謝。能夠僥倖脫險,就該對一切感恩。

室友的鼻子快要長得比說謊的木偶還要長,有些人還真是不能稱讚呢,我才興起感嘆,她便似想到了些什麼,親密地挽起我的手臂,雙眼閃爍比陽光更耀眼的熱情,用更輕更軟如同開始融化的冰淇淋般的嗓音,密密綿綿地黏附我的耳膜,「吶吶、快點去洗個澡,然後我們出門吃早餐,啊,應該說是午飯了──放心放心,一定會在太陽下山前回來,難不成經歷了這種事,還要吃飯堂裡不怎樣好吃的東西嗎?」聽起來還真的有一咪咪道理,「重點是吃甜品,吃甜品會讓人快樂,不是嗎?泡芙、蘋果派、焦糖布丁、藍莓起司蛋糕、雜果鮮奶油蛋糕、巧克力熔漿蛋糕、草莓巧克力聖代,還有太多太多了,不趕快一點,日落前吃不到多少。」

我幾乎是被推下床,推出房門。

姑且不論那個甜品之旅我的意願有多高,洗澡卻是一個好建議。

想到一晚沒洗澡便渾身不對勁。

尤其想起頸肩之間被畜牲咬過,一種黏答答的噁心感覺便會觸動神經。

我摸了摸脖子,用力地拭去那種討厭的殘渣。幻想經熱水和水果味的沐浴乳洗滌,然後再加上玫瑰花精,身心便已經有種得到慰藉的鬆弛。

我很快到了三樓的公共澡堂。大概太早了,澡堂空無一人──

除了鏡裡另一個女生。

我硬生生停在鏡前。及肩的褐髮,混沌的藍眼睛,平凡的大眾臉甚至有種模糊不清的感覺,靜靜地──更貼切的應該說呆呆地停棲在我身後沒多遠。毫無特色可言,比影子還要薄弱的存在感,一瞬間便會湮沒於人海裡。

只是,她是鬼。

無庸置疑,稱之為氣又好磁場又好,總之,圍繞著那女生的氛圍,只須定睛一瞧便能區別出來。

我認出了那雙幽靈般的藍眼睛。

是昨晚那個女生。


-TBC



後記:
對,室友是飛天小女警,所以就算個子比她高一截塊頭比她壯的男人只能認栽(大誤)
很難得很多對話的一節,我一向都是描寫和偽對白為主Orz是說字數實際使用時很容易便飆漲起來,我不用擔心我很擔心不夠字的情節不會不夠字?(妳應該去刪字!)
最後,瓦妮莎遇鬼了,這是靈異系作品典型的梗這的確是靈異系作品喔,只是進展很慢而已Q︿Q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姑獲鳥的夏天/京極夏彥著

2009.05/22 *Fri*

故事簡介

  婦產科醫院久遠寺家族的女兒懷胎20個月始終無法生產,更詭異的是,她的丈夫在一年半前居然在宛如密室的房間裡,如煙一般地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夏日的午後,作家關口巽行經傾斜的坡道,來到坡道盡頭一家叫做「京極堂」的舊書店,造訪他大學時期的朋友中禪寺秋彥----他的朋友都以店名「京極堂」來稱呼他。關口為京極堂帶來這麼一個奇怪的故事,期望得到解答,兩人卻赫然發現在密室中消失的男人是他們的大學同學,京極堂和關口是否曾經在這無法生產的女人和消失的男人事件裡,扮演了什麼樣關鍵的角色?

  傳說中的姑獲鳥這種妖怪的形象和傳說,不時困惑侵擾著關口巽,白天是舊書店老闆的京極堂,有需要時會以陰陽師裝束出現除祆。儘管時序已進入到現代,妖魔仍在作祟。在這個號稱理性時代卻百鬼夜行的時空裡,經常將「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掛在嘴上的京極堂,又該以何種方式解明這一樁不可思議的事件?


劇透有,慎入。

由ISAY到Plurk

2009.05/21 *Thu*
有時候,越hit的東西就越不想隨波逐流成為一份子,但通常最後還是會加入,Twitter如是(不過這佷大程度是被Twitter Balloon吸引),今天申請的Plurk也是一樣=w=

畢竟被冠以「微網誌」稱號的東西還是有相當的吸引力,我寫網誌習慣有一定份量的內容,太少的話,連自己也覺得寥寥幾句很無聊很貧瘠便會作罷,要不然就是湊其他相關的東西成一篇網誌,但通常結果只會沒了這回事,那麼Plurk這種發明便有了使用意義。

為什麼不是Twiitter?在此和之前那篇網誌我要修正,是可以在Twitter官網找到外掛,就在Widget那兒(不好意思m(_ _)m),第一次申請時,我以為那是用在瀏覽器的外掛(汗)再次申請是因為上課時說Twitter已成為大公司宣傳客服等工具,如果懂得運用會更有利,不過雖然這次找到外掛,但它的模樣很像ISAY,一下子讓我的使用意欲大減,後來就沒了這回事。

今次申請Plurk,那麼多人推就看看是怎樣的。照例,如果無意用其做社交聯誼,其實用Plurk還是ISAY也沒太大分別。而且,BLOG外掛的樣子真的不怎樣,ISAY和Twitter Balloon比較漂亮,但為免重複,我還是將ISAY換掉了。不過當下狀態半空飄浮(?)看起來蠻有趣,而且也能替換式樣(只是我看中的那個式樣,某些文字與原有的文字重疊了==),算加了分。還有不知是不是系統能切換成中文,功能方面似乎也很簡單,感覺上好像比較容易使用,有種可以用下去的感覺(好神奇,難得有英文系的東西我有這種感覺,就算Facebook中文化了,我還是覺得像外星人文化,融入不了,不懂用XD")希望以後能夠推出更多BLOG外掛吧。


題外話,我覺得HOTMAIL/MSN自從功能越來越多時,便越來越不好用,前者搜尋郵件很不隱定,有時打了關鍵字但斜體字狀態即無效,而且按上頁時跳頁速度慢得很,根本是無視我的命令==好啦,或許是HOTMAIL和OPERA犯沖,用IE會沒事,但我受不了IE快垮似的龜速。後者好像硬要人裝MS的防毒軟件,才能下載別人傳來的檔案,有這樣的情逸致,先弄個MSN ICON批次匯入&匯出備份的功能吧!

最後幾話是精華,請耐心收看/魍魎之匣5-13END

2009.05/18 *Mon*
終於把給我拋諸腦後的《魍魎之匣》看完。
原因是我看完《姑獲鳥的夏天》小說版。

我說呢,給小說的實體書我看,某程度會比要我看動畫,而且是每週追連載的更快也更可能完成整個故事(除非是VCD或DVD)。書在身旁我隨時可以翻,但追新番卻一定要用電腦看,用電腦時我很討厭給動就是二十分鐘看五話就沒了個多小時的動畫佔了寶貴的時間,所以通常我說追新番,追了幾話還是沒耐力停下來,已完的動畫某程度好一點,但也有逃不過給我拖啊拖啊拖到沒了一回事的命運。

魍魎之匣》竟然可以在N個月後給我拉上來,真的因為我在圖書館預約上癮,一口氣便預約了五本書,其中兩本就是分上下冊的《姑獲鳥的夏天》。看完後想看其他京極堂系列,但預約要等幾天(最快),而其中一個故事已有完整的動畫版,掙扎一兩天後,便從不知第六話還是第七話開始看(第五話早看完並截了圖,但算了,很久遠的記憶)。

話說,只要看得完京極堂其中一個故事的小說版,就沒可能看不完動畫版的《魍魎之匣》;要要看得完其中一個故事的小說版,無論《魍魎之匣》有再荒謬再不合理的元素都沒可能接受不了!所以,我真不想說其實這部動畫給我擱置下來某程度上是因為開始真的很趕客不過,從第十話就開始好看!(廢話,都快完了)尤其最後兩話真相連環爆破真的好、爽、啊123



附上開始解謎的京極堂。



咳、我不是說前面的劇情很難看,只是開場白夾雜了關口作品的內容和別人作品的內容(最要命關口似乎代入了後者的主角,所以我老是分不清什麼跟什麼),內容方面則有粗略分為藍色的木場/加菜子妹妹線:加菜子妹妹被推落鐵軌殺人未遂事件、加菜子妹妹憑空消失綁架案&須崎被殺事件色的關口線連環分屍案和新興宗教騙案還有散播其中的橙色零件:美馬阪(美阪馬?)不死人軍隊、千里眼之事、無處不在的匣子(魍魎理論),以及看到最後我也不知和故事有何關連的帝銀事件(還好這個很短),嘛、這一串葡萄般的元件要一口氣唸完大概沒什麼可能XD交織在一起──而且是一下子說東,一下子說西,當中摻雜不到解謎部份都不知原來有關連的東西,再加上一堆意識流、京極堂式理論,以及偏慢的節奏(劇情擠牙膏般每話只有一點點?),就是凌亂且充滿誤導性質Orz自然會讓觀眾很容易看到一頭霧水,繼而扯白旗。

那前面九話是做什麼?(趕客?)是為了真相爆破時得到最大的快感而鋪設的磨難──說笑啦,是為了明白最後故事在做什麼的必要的根基,不先明白京極堂的理論,又或該說融入這故事的世界觀(還是京極堂的理論),未必能跟上京極堂的拆解過程以及接受到真相(就像《姑獲鳥的夏天》)。他的理論……雖然小說裡的動一大段一大段,掰上一整話也可以(抺汗),所以就算覺得有趣後期還是忍不受快速掃過(我要真相!),動畫裡其實濃縮很多(即使說上一話其實也沒說多少東西),但字幕閃得太快,看小說應該更好懂。不過動畫的好處是有會動的畫面又有配樂,很容易就塑造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讓人更容易接受荒誕的內容。

感覺上動畫已很努力,至少在視覺效果和氣氛營造方面做得不錯,而原來就不好懂的東西大概除了自己動腦筋外沒誰能幫上忙(就是京極堂的理論,就算能用更淺易的方式去解釋,但京極堂也不會這樣做吧?XD)劇情方面或許可以組織得更容易明白,不過原著大概也是這個樣子,而且這樣子到最後一下子將所有元件組成一個網會更痛快,不得不說最後幾話,其實應該是由榎木津敲醒了子媽媽開始,特別是京極堂解謎的那三話(十、十二、十三),整個很緊湊,京極堂很有壓迫感。另外,我覺得能用動畫改編這小說已算好,真人化的話更不知怎樣表達一堆抽象的東西。

故此,要看京極堂系列的人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它不是難看,但這不是一眼就能看懂的作品,有很多理論,掰完一個都快忘了關口找京極堂做什麼(汗),直觀沒什麼用但偏偏最後很有用,而就這部動畫而言,劇情感覺上還很亂,如果京極堂能讓關口鳥口說明來意再掰理論可能會更好(至少脫軌已久的我能明白他們在做什麼),所以是相當考驗耐性和毅力,能夠撐到最後便是勝利者XD與其將此作當成推理作品,還不如視之為披著推理外皮涉及鬼魅之說的妖異作品,那麼期望與實際觀看所得大概會比較相符。

還有,我會建議一口氣看完多於每週追看,這樣會忘掉劇情的Orz

有榎木津的戲會比較容易下嚥,因為他那糟糕又脫軌的個性帶來不少歡樂XD尤其後來他和關口一同行動時,嘛、這作品真的到了後面才好看。

話說有人對動畫版的人物造型很不滿,但我覺得還可以吧,雖然我不知芥川龍之介(?)是怎樣的,但作為商品招徠客人,人物怎樣也不能太醜,就算原著形容為猴子的人也不能真的弄隻猴子出來!(巴)而且大家都不怎樣有口=w=所以我覺得大家都OK,至少榎木津一定比真人版演其的阿部更有原著的感覺,只是年輕了一點(不是阿部不好,只是人家是精緻的西洋娃娃,阿部顯得太MAN了),尤其京極堂越後面越帥,臘了頭髮(?)後真的很有衣殺手FU。

以下嚴重劇透,基本上是全透,慎看。

可能是觀賞年齡問題/魔法少女奈葉Striker S

2009.05/16 *Sat*
Photobucket
P.S. 負面評價,請FANS慎看。
(這篇網誌就因為Esc這個鍵重打了好幾次Orz)

蝴蝶誌異StoryI.III 視界1

2009.05/14 *Thu*

我看到的為一。
你看到的為二。



xxx


1.


這是一片虛無。

相比起純粹的暗,虛無和混沌是更適合的形容。

分不出上和下,分不到前和後,分不清左和右,亦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什麼都不存在。

沒有漆的樹林。沒有佈滿影子的濕軟土地。沒有睜著醜陋藍眼睛的畜牲。

雖然就某程度上可算慶幸(當駝鳥是人類的天性)

但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總遇到這樣詭異的事情?)

如果回不了去呢?(少烏鴉嘴!)

還是我只是在做夢?(為什麼現實裡正處於那麼驚駭的情況可以作這樣的夢?)

所以!這其實是嚇昏後走進了的潛意識?但為麼我會意識到自己在潛意識裡走來走去?(這還稱得上是潛意識?)

我到底怎麼了呢──太過不堪想像的畫面,剛觸碰便自動打馬克賽──還是想想自己如果能脫離這個不明狀態比較好。(但一醒來便見到不該見的情景怎辦?)


這樣的問題問了多少遍?可能是一百遍。可能只是一遍。

我走了多久?可能是三小時。可能只是三分鐘。


既有的空間與時間概念都變得模糊,那些有的沒有疑問或苦中作樂已化成泡影,甚至連自我都逐點逐點流失,在找不到終點的這片如同太空一樣的無重力狀態下,我只能固執地堅持重複左腳跨前後右腳邁步的動作,朝著腦袋裡殘存向前的微弱方向感走。

沒有終點。怎樣走仍然是這似在蘊釀什麼卻什麼也沒有的世界。

世界?這稱得上是世界嗎?

別說是光暗,就連空氣也沒有。

沒有溫度,沒有濕度,呼吸之間,完全沒有鼻息。

我還活著?

我?

我是什麼?

Va、Vanessa……

對、我是穆芷寒

怎麼連自己都忘了。我緊握拳頭。

咦?我好像見到淺淺薄薄的──對,是暗。腳下似乎有種堅硬的感覺。這是地面?這兒有地面?踏實得有如地磗鋪成的地面,彷彿聽見輕微清脆的足音。越往前走,那股暗便越濃密。最後,我能完全確定這是暗。伸手不見五指,純粹的一片,絕對的。我又走到什麼地方呢?

我感嘆。但有變化總比沒變好。

至少原來的各種描述世界的思維開始回復正常。

大概吧。

暗又逐漸轉淡,演化出與灰的漸層。應該說緊隨暗其後,光明也在這兒出現?

然後,模糊不清的事物輪廓悄然攏聚成一幅景象。

一切似隔著鍍了一層蒸氣的玻璃。

不單有了地面,相對的天花在頭頂伸展,與劃出界線並掛有各式肖像畫的牆壁連結成一個可量度的空間;燈光是黯淡的,如同白電影一樣,很多桌椅齊整排放,有板,前方靠窗的位置,鋼琴流轉優雅的光芒──很眼熟,對,這是音樂室。

最後,一對男女。

男的在板前,似乎剛拉奏小提琴完畢,雙手垂放身側的站著。

女的自觀眾席走上前。

臉容模糊,只能看出男的體格頎長風雅,女的梳著及肩短髮身型中等,感覺上大家應該很年輕。

他們應該在談話。

但我只聽到在曠野快要消散殆盡的零碎餘音,僅能從他們的肢體動作與對話的停頓,自行代入最庸俗的劇情:女方在讚美男方的演奏技巧,傾慕之情溢於言表,對對對,臉頰該紅紅的,眼睛水汪汪的閃爍;然而男方卻認為還有改進的空間,或許是謙虛,或許是真的有這種自知之明,但看在女方眼中同樣是妄自菲薄的行為,用力地否決並重申男方是何等出眾──到頭來,我幾乎連自己是誰都忘了來到這兒,就是為了看這種老梗的課後青春愛情劇?

「有些事情只要努力就辦到,但有些是再怎樣努力都辦不到。」

好難得耶,我竟然聽到這麼完整的一句。

男方如此說,但換女方急著否決時,就像時靈時不靈的收音機,話音又再含糊斷續,只是總比一開始清楚一點,不會吧明明演奏那麼棒如此這般的話吧。

「天份很重要的。尤其是藝術。沒有天份,再如何努力,也不過是三流音匠。」

連男方的臉似乎也變得清晰了一些。

一個美青年──我吞下不雅的粗話,現在美青年只會讓我想起那畜牲。還好,這位應該是──眼珠吧?

似乎是相當憂鬱的色。

似乎輕輕觸碰也會迸裂成晶瑩的色碎珠。

如何努力,沒有天份,始終是三流音匠──我心有戚戚然,是因為那色?是因為矇矓處理過後的聲音特別哀怨動人?可能只是因為這句打進了所有學音樂乃至學藝術並有志投其中的人的心坎而已。

我不知那女生又說了些什麼,我似乎看到一塊連玫瑰花圖案都能清晰可見的熟悉白色天花。

我回來了。


-TBC

Gif小動畫試作/兔星人星兔

2009.05/10 *Sun*
Photobucket
其實想試做GIF小動畫很久,拖到昨天終於試做了。
成品就是這隻兔星人星兔



我只是直接在Photoshop很粗糙畫了三幅圖便直接在Photoshop裡製成小動畫。原本是想用網上很多人推的(?)Gif Animator,只是安裝完後要重新開機才能用這點我超討厭,不過是一個小程度你擺什麼架子要求什麼重新開機才能用咧!(巴)

尤其我之前我已為了安裝數位版驅動程度而重開了二三次機= =;電腦不斷說找不到一個inf尾的檔案,無論是驅動光碟,抑或上官網下載的也缺了這個檔案,換ver3版的驅動程式又沒用,喂這樣對得起真金白銀把數位版買回家的消費者嗎Photobucket後來在網上發現原來真兇是Vista太多東西也不支援所致(好樣啊你= =)還好找到方法解決,不然,嗯哼。

我首先是開200x200來畫,但縮小為50x50時,變得真的很小,眼睛那顆星星小得有點看不清=”=以後星星可以再畫大一點(有以後的話)。原來是想做拜拜的動作,但出來的效果卻像招手Photobucket而且不知為什麼循環到某個情況時就會有點怪怪的。Anyway,這隻星兔最好的地方,就是容易重畫(大概吧),畢竟現在我拿來當頭像那隻我沒本事再畫一遍(無能!)

蝴蝶誌異StoryI.II 噩夢3

2009.05/05 *Tue*

3.


我很想咬掉我的舌頭,剛才為什麼會答應那女人的?

雖然女王蜂邀請全場人吃飯,實際上除了麥萊身先士卒,以及我一時衝動下答應,就只有她五個親信熱烈和應並煽動氣氛,三個無派別的女生像隻小羔羊般在茫然中點頭(我那個室友是例外,她還是那副蜜糖一樣除了甜膩外別無雜質的笑靨,這種場合會有什麼熱鬧好湊嗎?),還有卡特爾先生和費里小姐。想起那女人與麥特萊拋媚眼送秋波後,用同樣的方法挨上卡特爾先生,簡直像條妖嬈的赤色大蠎,眼裡只有貪婪的邪佞光芒,不斷吐信盤算如何將眼前人吞進肚裡,還好卡特爾先生心堅如磐,不忘徵詢費里斯小姐的意見。

真正討論的只有女王蜂及其親信,其他人也處於嗯嗯唔唔的單音狀態,英國的炸魚薯條一向乏善可陳,法國菜意大利菜早就吃膩,女王蜂提案西班牙菜,親信雖然附和,但麥萊冷不防一句最近也吃西班牙菜太悶而遭否決了,七嘴八舌之際,想不到室友一句不如吃中國菜不然就日本菜,竟然得到師長與貴賓的一致認同,於是,不管女王蜂真正的心思如何,一行十二人便往蘇活區(Soho)裡的中國城出發。

原來看起來天真無邪的室友才是終極大魔王。

只是感慨完畢後,踏出校園範圍外,我面臨一個再實際迫切不過的問題。

傍晚六時。所謂的逢魔時刻。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05
1
2
3
4
6
7
8
9
11
12
13
15
17
19
20
23
24
25
26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04 | 2009/05 | 06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