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This Archive : 2009年03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們只是一頭肥美的羊

2009.03/26 *Thu*
自古有云女為己者容,自然,美膚化妝不是今天特有的潮流。

以前的女士已很努力發明各種方法讓自己看起來漂亮點,有會束得人窒息的束腹,有今天看起來很扭曲的裹小腳,還有傳說有人泡處女的鮮血保持青春。

諸如此類有的沒的,時間沒消磨事情的本質,只是形式上與時並進,推銷手法同等進步,層出不窮無孔不入地滲透我們的生活,彷彿沒把那些瓶瓶罐罐抹在臉上,一定毛孔粗大,嬌嫩不再,紛紛加入練功行列。

然而,頂著正統權威光環的醫生總會唱反調,清水洗臉就夠了,不用搞那麼多花樣,這反倒會削弱皮膚自我復原的能力,吧啦吧啦說了一堆,心志不堅的開始動搖,堅如磐石的人則列舉更多證明,力挺自己才是對的,又或是大家居住環境不同,不能一概而論,又是吧啦吧啦,於是,人就越聽越迷糊,到底哪邊才是對呢?

相信專業知識?但好像坊間那套又有道理。

相信坊間那套?不就是相信商家那套?只要明白今天的看起來最真實的新聞,不過是不同傳媒公司的不同角度,而且還是要配合廣告才能生存下去的商品時,一個擺明就是要賺錢的商品,至少,我想我們要質疑一下商人的用心,以及商品的實際效用,即使那件商品是再怎樣令使用者覺得友善體貼實用──誰知道是不是商家捏造出來的需求。

可是,總是陰謀論是很累,專業知識太遙不可及,怎樣也不夠別人灑大筆鈔票,用各式各樣容易讓我們記住的方法,將資訊打進腦海裡來得輕鬆。當概念是商家灌輸,找到的資訊是源於商家,或基於商家理論發展開來的,我們自然成了淹沒在一團白色裡的綿羊。


絕對不止是美容化妝纖體這類行業,只是賺女人錢的生意向來比較像在騙人X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歡樂的KUSO/創聖のアクエリオン

2009.03/25 *Wed*
創聖Aquarion、創聖之Aquarion、創聖大天使、創聖之大天使、創聖的大天使、水神世紀,都是這部動畫的可能譯名。其實它在有線兒童台已播過好幾次,只是其播放時段總和我作息時間相悖,所以只有一次有的沒的看了個大概,直至現在,project、assignment、mid term淹來,寫文方面又停滯不前,很自然便會尋求他方的慰藉,便把掘出來補完了。

有些事用口述是不如筆述好的(默),所以友人問這動畫說什麼,我只是很籠統說這是一部機械人動畫,其實這是以機械人與戰爭包裝,跨一萬二千年的情仇愛恨!(誤)


一萬二千年前,地球有兩個種族,擁有翅膀的墮天翅族與人類,大家打得支交不開,翅族那邊有個別稱太陽之翼的強者與某人類女戰士一見鍾情,繼而倒戈對抗同類,最後被同類捉去處刑,女戰士來營求但被捉住,一直對太陽之翼愛慕有加的頭翅(男),開出只要太陽之翼肯留在身邊便救她一命的條件,但女戰士不領情,同類不同意,太陽之翼為救佳人而折斷雙翅,頓時讓頭翅明白這男人永遠不會屬於自己,一怒之下便殺掉兩人。

一萬二千年後,女戰士轉世為亡國(?)公主,帶著前世的記憶,繼續對抗翅族大業。她一直以為自己愛慕的兄長是前世情人的轉生,但一天不知哪來冒來的野人,各方面的表現也顯示他才是太陽之翼的轉世,再加上種種經歷,也讓公主從認知到情感有所動搖;野人與機械人共鳴時,也讓沉睡的頭翅醒來,同樣認為自己才是太陽之翼轉世兼妹控兄長的負面情感滋長,最後會……



OP也是這麼說的(認真)

一開始我便覺得,以一部機械人動畫來說,那首OP也未免太輕快活潑了吧?看完中譯歌詞後,才發現那根本是太陽之翼與女戰士的情歌,感覺就像兩人各在一個山頭互喊有多愛你,還要坦蕩蕩說一億二千後愛你如昔,真是甜蜜到煞旁人XD(雖然,以一段沒好結果還要隔了一萬二千年才能再續前緣的愛情來說,旋律還是相當輕快)

再加上一堆kuso的元素,三部戰機合體作一個機械人時,隨機(?)的三個駕駛員便會裸飄一次,一副舒服又幸福的模樣,機械手能夠無限伸長等各類無視物理常識的打鬥,從妒嫉、不幸、失戀、食欲,什麼東西也能化成招式,然後見到諸如「妒嫉變性劍」、「不幸最底拳」、「求食爆裂矢」等歡樂的招式名(這些才是整部作品真正的selling point);女生節食、cosplay也可以演一話的份量,每次戰鬥或特訓時司令總會說一堆好像很有道理又好像胡說的話,我很難用什麼嚴肅眼光看待這動畫XD

有人說它劇情鬆散,中間花太多篇幅在旁枝末節上,主軸是最後幾話才一次爆發完成,但我想,不要去想什麼文化問題,純粹當成青春八點檔看就不存在這類問題(巴)旁枝末節不止有娛樂性,還變得順利成章。然後,交響樂般華麗的配樂配上動感的戰鬥場面,時間就會過得很快。而且在人與人相處上,怎樣從大家八字不合,到可以試著了解對方,和平共處(至少別打起來),我覺得做得還可以,特別結局還要是人類與翅族共同合作才能拯救急速衰敗的世界。

很神奇地我竟然不討厭自以為是衝動魯莽的阿波羅(野人),大概覺得一個正常人急著要去救朋友,卻被困在可疑的組織裡(?),裡面的人不盡友善,特別有個追求美的極致說話像吟詩作對的傢伙(前王子),很難不衝動,而我竟然也不討厭那個戀兄脾氣不好的公主,還覺得他們湊在一起還算可愛,那個「夢與現實-Moon Salto Attack」根本是情侶合技,偷羽毛那話莫名地萌……因為有前世的加持?同樣很難得我竟然覺得太陽之翼這類陽剛健美型男角色很吸引(我喜歡奶油小生多些XD)看到他和女戰士凝望片刻,再將人用羽翼推到自己懷裡時,很原始的浪漫(笑)

音樂部份做得很棒,畫面方面也不錯,只是我最有好感的那個不幸少女只有某些畫面才漂亮……最後附上太陽之翼與女戰士(也是頭翅和太陽之翼?)的情歌、不,是OP。一開始我覺得和動畫不搭配而不太喜歡,後來喜歡那段充滿數字的旋律,到最後整首歌也覺得很不錯。


5-jul-2009 加插鋼琴版OP
不得不說,能用一雙手一部鋼琴做到這個效果,真是太害了!




創聖のアクエリオン
作詞:岩里佑穂
作曲/編曲:菅野よう子
歌:AKINO

世界の始まりの日 生命の樹の下で
くじらたちの声の遠い残響 二人で聞いた

失くしたものすべて 愛したものすべて
この手に抱きしめて 現在(いま)は何処を彷徨い行くの

答えの潜む琥珀の太陽 出会わなければ 殺戮の天使でいられた
不死なる瞬き持つ魂 傷つかないで 僕の羽根
この気持ち知るため生まれてきた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一億と二千年あとも愛してる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僕の地獄に音楽は絶えない

世界が終わる前に 生命が終わる前に
眠る嘆きほどいて 君の薫り抱きしめたいよ

耳すませた海神(わだつみ)の記憶 失意にのまれ立ち尽くす麗しき月
よみがえれ 永遠に涸れぬ光
汚されないで 君の夢 祈り 宿しながら生まれてきた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一億と二千年あとも愛してる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僕の地獄に音楽は絶えない

君がくり返し大人になって 何度も何度も遠くへ行って
見守る僕が眠れない僕がくしゃくしゃになったとしても
君の名を歌うために…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一億と二千年あとも愛してる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一億と二千年たっても愛してる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僕の地獄に音楽は絶えない

創世之初,生命樹下
遙遠巨鯨是呼號,兩人共同傾聽
已經失去的全部,曾經愛過的所有
抱著這一切,現在正徬徨走在何處

潛藏著真理的琥珀色太陽
若不曾相遇,我將成為殺戮的天使
擁有不滅光輝的靈魂
我的翅膀啊,請別再受傷
我為了感知你的心而生

★一萬兩千年前就已愛上你
八千年逝去,這份心情越加深切
一億二千年後仍會深愛著你
自從那天與你邂逅
我的地獄中,樂聲便不曾斷絕★

滅世之前,臨終之際
拋開入睡前的悲嘆,擁抱你的氣息

海神的記憶側耳傾聽
被絕望所吞噬,懸掛夜空中的明月
醒來吧,永不枯竭的光芒
我滿懷美好願望而生

★REPEAT

你一遍又一遍長大成人
你一次又一次起程遠行
不眠的我,守望著你的我
即使已經滿面風霜
為了歌誦你的姓名……
一萬兩千年前就已愛上你
八千年逝去,這份心情越加深切
一億二千年後仍會深愛著你
自從那天與你邂逅……

★REPEAT

有時坦白比忸怩要好,雖然一切都是策略問題

2009.03/16 *Mon*
先說明,阿嬌《志雲飯局》的訪問我還沒看。
只是在報紙上看了個大概。


一年前我就不明白,淫照事件裡的男女主角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一副天理不容的樣子,得要耷拉腦袋低聲下氣道歉,得要給人大肆聲討,最好罵得他們從此以後永不翻身。人家關上房門,你管得他們拍床照還是玩SM,就算玩得再荒唐,也是他們的私事──除非他們不是你情我願構成強姦或迷姦,又或玩得太超過造成人身傷害,犯了法,當然不是一句私事能帶過。

拍淫照教壞小孩道淪落?

嘛、又不是在公眾場合行為不檢,也未至於像雜交換偶挑戰人倫關係,而且,難道加床第之樂,會比未經當事人同意將其私隱公諸於世,看到的人邊看邊罵邊傳給身邊的人,光明正大理直氣壯侵犯他人私隱還要覺得受害者恬不知恥還要有問題?如果沒這些人推波助瀾,這些照片會像新型病毒般席捲全港弄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嗎?


真正道淪落的,不是拍淫照的人,是將淫照發揚光大的人。
真正教壞小孩的,不是淫照本身,還是將淫照發揚光大的人。

不要說那麼聳動的東西放在眼前就要看。你可以選擇不看的。
越腥羶越興奮越歡喜,別人越潦倒越痛快,即使嘴巴罵得再害,也不會讓自己的行為和心理變得高尚。

更糟糕的是:教了小孩今天私隱一文不值,大聲就是道理。
只要匿名,侵犯他人私隱只是一件小事,尤其對方是名人,還可以推搪名人就該受大眾目光監管,稍有差池就活該給人說給人罵快滾到一旁別來礙眼。當七百萬人也這麼說時,罪行也能成道理,整件事的論點變得本末倒置。


淫照事件的男女主角最錯是什麼?錯在他們沒妥善管如此敏感的照片,低估外洩的風險,忘記自己的身份會讓一些芝麻豆的事放大成社會問題,以為一句好天真好傻便能蒙混過去──雖然,現實中,沒一個藝人可以「喂,現在我才是受害者,放著侵害他人私隱的人不揪出來,反倒來管我的私事,你們有沒有問題啊」這樣回敬大眾,他們的公司會首先攔著XD

但有時候,拼命想著如何為自己想藉口,又或拼命彎腰擺出楚楚可憐的低姿態,還不如坦蕩些,挺直腰桿,承認自己做過些什麼。張栢芝贏在,不單搶了先機,有個「老婆不用怕有我在」的老公撐著,就是贏在至少叫作敢做敢承擔,順勢反客為主為自己討公道。

當然,阿嬌的形象定位和張栢芝不同。

當然,阿嬌現在做的一切,一看便知為復出鋪路,商業味道比張栢芝的重很多。

這是公關算計上的問題。

相信鏡頭前有真心真感情,沒經過任何計算的,那個才是最天真最傻。

心情指數長期負值

2009.03/10 *Tue*
人類需要世界法則肯定自我
             而我卻身處其外

蝴蝶誌異StoryI.II 噩夢1

2009.03/08 *Sun*
一切皆為虛構。


xxx


1.


「妳們聽說過這所學校的那個傳聞了吧?」

學姐刻意壓低嗓音。

剛剛開學同時是迎新活動開鑼的時候。

迎新這東西無論走到哪兒也有,內容都是萬變不離其宗,所以當年哥哥說大學迎新的陣仗時,我還不以為然,直到親身經歷,才真切明白到迎新也像課業,從中學過渡至大學,是有一個足夠一不小心便會摔得很痛的鴻溝。單是社團的數量便是以前的幾倍,隨處可見海報、單張、攤位、半推半拉新人的拐子,再加上學系和直系學長姐等舉辦的活動,熱鬧得有如大型嘉年華會,只差小丑、巡遊樂隊與漫天紛飛的碎紙花。大部份人都也像我新相識的室友樂此不疲,但我向來對這種人多聲雜的場合只有頭痛欲裂的份兒。

實質的聲音,無形的腦電波,混雜一起。

噪音指數不是乘二。

而是按幾何級數攀升。

活像成千上萬發了瘋似的蜜蜂,卻可以瞬間在芸芸眾生裡瞄準唯一的目標,自四面八方,鋪天蓋地,爭先恐後,湧進耳窩裡,在狹窄的耳道,有限的腦袋裡衝直撞,痛苦得直教我雙腿一軟,差點蹲下來,只能捂著耳朵掉眼淚,期盼淚水能帶走那過於龐大的訊息,還原一個乾淨寧靜的思想空間。

只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便明白這樣做,充其量發洩情緒上的難受,無助改善問題之餘,恐怕連在別人眼裡純粹孤僻不好相處但無太大惡意的怪人也做不成,強行被人推向精神科的門口,與精神科藥物為伴。

直到他們認為你已回歸他們的行列之中。那個大多數的世界。

從遠遙的獵巫行動、國人對猶太人的迫害,動便是血肉築成的慘案,乃至今天用醫學、律法或傳媒的力量劃分出正常的標準界線,肯遵從便能獲得容的擁抱,手段看似文明和溫和了,但本質其實沒變,人類始終是善於搞分化的生物。

異類要安樂生活,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樂園,就只能發揮偽裝的潛能。我硬著頭皮,挑幾個重要的迎新活動參加。

雖然,一臉嫌棄受罪似的待到完場,不比索性不到好多少。

前者是事後被冷漠的無聲的目光譴責不合群不懂人情世故,而後者則改為活動中途受譴責,罪名再加一條破壞歡樂融洽的好氣氛──完全不懂體諒他人的傢伙。每到這個時候,我最能體會小員工對上無理的上司、無理的客戶,心裡有多憤怨。知道嗎?頭暈又頭痛,還要馬力全開,辨析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假」,是一件多高難度又難受的事情呢?長久以來受到這種想說又無從說起的問題困擾,還沒有精神錯亂人格分裂,就已經很了不起?你們還想怎樣呢!

吼得對方鴉雀無聲,一甩頭髮,在對方俯首稱臣的膜拜下昂首闊步離去,多好呢──但在現實這個巨大的前提下,再美好的想像都被壓縮成一記討好的沒大志的笑容,我的彆扭一點,是皮笑肉不笑的冷笑,算是一種渺小的反抗。

唯一的安慰,今晚女生宿舍的迎新聚餐是最後一攤了。

學姐面提耳命,所有女新生必須要出席。

這是傳統。

學姐說得神神秘秘。

於是,今屆四十八個女新生,按室號分成四批,每批由兩位學姐帶領,在大廳、兩個偏廳和天台進行聚餐。

我和室友同屬大廳那一批,甫一進場,早就在場準備的學姐神情意外地嚴肅,彷彿預兆什麼,原本吱吱喳喳的女生都不敢多說什麼,大家咬著Pizza Hut外賣的披薩,添取意粉焗飯或小食,啜著汽水或喝湯,氣氛安靜得有點抑壓,除了添取食物或調味的低限度禮貌交談,只是偷偷以眼神交換意見,疑惑歡樂的迎新為何變了調,還有一旁小山高、筆記似的三疊東西是什麼?直到學姐拋出那個問題,一下子,明明大廳的燈光和室溫和平時沒什麼分別,卻比室友硬拉我去占星學會,那只有燭火搖曳的晦暗房間還要詭異。

大家光明正大的面面相覷,半晌後,大家點點頭。

即使校方沒和學生提及(大概更想裝作什麼也沒發生過),奈何事情實在太轟動,沒有刻意留意,腦袋裡多少也會有點印象殘渣,尤其在這個資訊發達的世代,只要有心,校方唯有含淚看著大家往Google順藤摸瓜拉出一串事實。

真正不知道便入學報到的,我想反倒是少數。

「曼特洛天才女生謀殺事件。」

學姐說得很輕,瀰漫一股恐嚇的色彩,連唇角也似帶有嬝嬝餘韻,迤邐陰惻笑意的影子,在那張平日親切和善的圓臉上,比向來就怪裡怪氣的蒼白臉孔上,還要有驚悚效果,連帶推理作品裡最俗爛最偷爛的命名變得恐怖。

雖然,所謂傳說,就如久遠的戰爭,無論戰況再慘烈,無論說書人再繪聲繪影,生於太平盛世的現代人有那麼一些感觸,也很難化成深層的全然投入,但畢竟只要是就讀這間學校的女生,一天這拖了十五年的兇案還沒破,一天生命安危都受到威脅(當然,警方都會繼續耷拉腦袋給人指罵無能,學校百年金漆老字號都會繼續含淚蒙著莫須有的不祥),每次提起,嘻嘻哈哈笑完後,大家再也接不下去時,背脊也會升起一陣若有似無的涼意,彷彿被什麼瞪著般。

大家都會趕忙換話題,企圖蒙混過去,自己不曾招惹亡者。

嗯哼,背後其實什麼也沒有,只有她們的心虛。

然而,誰也不希望一時八卦一時玩鬧已成為以後被人口耳相傳的其中一個主角。

特別是今年

「今年是第五年了。」

比起西方人傳統認定的六或十三,在曼特洛裡,五才是不祥的數字。

「如果五年一次的頻率不變,今年搞不好就有女生,像溫妮.比漢生般校慶過後伏屍校園某一角。」

真是讓人不愉快的比喻。

那是十五年前的第一個受害者。

聲樂組的美人魚。

在校慶登台獨唱後的三天,伏屍於後園。

此時,另一個學姐終於將那讓人好奇的三疊紙分派給全場女生,窸窸窣窣的傳紙聲,漸漸給女生驚異的低呼,以及潮水般的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淹去,那不是十年前第二個受害者,管樂組的桃樂絲.葛拉的案件報導?還有還有、五年前最新一個受害者鍵盤組的祖蓮娜.馬爾他──連溫妮.比漢生的也有?

這些學姐未免太神奇了吧?

依這個數量看,說集齊了當年主流報章雜誌的報導也不為而過,即使圖書館裡有這麼齊全的紀錄,要完全挖出來肯定工程浩大,更別提要逐張報紙影印帶出來,隨時比搜集畢業論文資料的規格還要認真謹慎,真不知是該感動學姐如此用心豐富學妹早已知道的事情骨架,還是該感嘆這個年頭學生有那麼多時間不務正業。

「那是比爾.昆士頓先生提供的。」

咦?

我抬起頭,女生們也抬起頭,只見連學姐也有點訥悶。

「五年前再發生兇案後一年,今年要畢業的那屆學姐,循例舉辦女生宿舍的迎新,剛好在昆士頓先生面前說起,他居然主動問要不要這些剪報做迎新素材……」

那個教曲式學的比爾.昆士頓?

儘管只是上過兩次他的課,印象中,這個高瘦蒼白的男人木訥內向,說話有點結巴,看到女生結巴得更嚴重,怎看也不像主動搭訕熱心助人的類型,說是躲在自己的興趣裡的阿宅大概認同的人也有不少──不過,當蒐集美少女模型變成可以當壁紙黏的剪報,每篇都是自己工作單位的女生謀殺案,儘管剛才還為手上的報導很雀躍,如今倒是丟也不是拿著又似摸到兩棲類生物濕滑的皮膚般不舒服。

上過昆士頓課的女生神情俱有點異樣,唯獨我的室友渾然不覺,讀報讀得津津有味。

真是的。

別人忌諱的東西就只有她不覺不妥。

有些人天生就是比較幸福。

反正和我沒關係,視線最終還是放回手上的影印本。

其實抵步沒多久,我已給室友拉到校史館,找網上找不到照片的溫妮.比漢生的資料,不愧是當年的風雲人物,僅僅兩年時間,便留下了那麼多足以記載於校刊裡的光輝,只要找對年份便輕易翻到。

照片的質素不比現在那麼漂亮,也給歲月洗刷得有點殘舊,然而,相中擁有深色長髮、碧眼珠的少女的嫣然微笑,自信而矜持,卻依然清晰地傳遞到我的腦海裡,彷彿那閃爍卻柔和的光采還在眼前跳躍。

只是二十歲。

三個受害者的年齡不會比這個數字大。

平民好,貴族好,商賈之女好,大家同樣笑得燦爛又無憂。

戲劇性地在校慶獲得全場掌聲後窒息於後園,平淡如一般自殺咚一聲自天台摔個肝腦塗地,懸疑的和鮮豔華麗的法拉利一起衝出斜坡,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大家同樣正值美好的花樣年華,可以預見的璀璨未來只欠自己跨出征戰的腳步,換著是我,一定不會甘心如此倉卒離去,直至斷氣的那一刻,也要把眼睛瞪至極限,以最狠毒的言語詛咒那奪去自己性命的混帳。

可惜,警方找不到有力的證據,指向一個明確的疑犯,擾攘到最後,還是不了了之,連最後也是最低限度的慰藉也無法給予。安息?人家沒化成背後靈已經很不錯了。

一年又一年。科技越來越發達,警察的質素卻沒什麼提升。當初哥哥像老母雞般憂慮,嘮嘮叨叨要自己便別進這間學校好的音樂學院還有很多,我只道沒有這麼幸運,更值得憂慮的事情還有那麼多,但我倒忘了自己從來不是一個有多幸運的人,真的加入這不得安息的怨恨大軍,是再樣後悔亦只有後悔。

「所以呢,還是低調比較好。」

學姐這樣說。雖然真正有才華的人就會閃閃發光,而一般人不會甘於平凡。

「又或者這四年來別交男朋友,特別是學校裡的男性。」

學姐強調似的補充。

「畢竟,至今警方還沒有摒除學校裡的男性的嫌疑。」


-TBC




後記:
好漫長的三千字(趴)
寫了二千七字左右,總覺得不對勁,最終砍了快千五字重寫……
加上最近心情不太好。
其實原本只是想敍述那三宗兇案,怕純描述太枯燥,就變成這樣子,三宗兇案只是給輕輕幾句帶過(默)

怎麼也好,終於開始像推理驚悚作品了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03
1
2
3
4
5
6
7
9
11
12
13
14
15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02 | 2009/03 |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