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This Archive : 2009年02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BL,《已經花開》裡篇]3

2009.02/24 *Tue*
雖然在鮮網更新了很久,但因為總覺得有些地方不順眼,所以等到修訂完後才po上blog
畢竟一連跑三個blog,一改就要改三次,很麻煩的(巴)


3.

賀志芳只是一個旁觀者。

由始至終,除了那從社辦到校門那段短短的路程,他關心過風雅一句話,便再無其他。他看著風雅拘謹地應對司機對他臉上的傷的緊張,看著表弟對風雅托詞不小心刮傷時,想說最終什麼也沒說,形成一個彆扭的冷笑,看著風雅聽到表弟支持司機送他看醫生時無措的樣子。

「我不想回家。」

「那今晚到我家過夜吧。」

風雅扯著表弟的衣角,表弟臉上匿藏於陰影裡的怒意,一下子變得溫柔。

一如剛才在書法社。

雖然很快地風雅便上了表弟的車,很快地大家便分道揚鑣,一切平常得如同過往任何一個日子,那個畫面卻依然在車窗那片橘紅流光裡浮沉,那扯衣角的手,那在髮碎間微微透露的眼波,那溫柔而深沉的側臉,最後只剩賀志芳自己的倒影,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他不氣憤嗎?他不緊張風雅嗎?

他只是無法介入。

明明肢體上並不特別親密,卻有一道強的磁場,將他們以外的其他排除在外。

風雅那道傷口很淺,再加上定時上藥,沒多久便回復無瑕的白滑。當然,他不是說受害者的傷勢與加害者罪行的輕重勾掛,只是他無法像表弟一樣,無法循正常途徑追討公道,便策動自己的勢力,塗污那三個女生的桌椅、割爛課本、書包裡放青蛙、將她們反鎖在體育用具室等等,無所不用其極地報復,日復一日,正常人也會給迫瘋。

「我們只是劃了一刀,一刀!而且還是那麼輕,他毀容了嗎?」

她們披頭散髮,眼睛佈滿紅絲,已顧不了大庭廣眾,嘶聲吶喊,像極瘋婆子,可笑又可憐,表弟卻僅僅挑高眉頭,「用刀劃人是傷人罪,刑事的,妳們這麼張揚沒關係嗎?」

只是,他的眼睛在偷笑。

相比起全然的冷漠,那混雜其中的一絲幽微的歡愉,極為醺然絢麗的色彩,兀突而詭異,看得賀志芳感到背脊升起一陣寒意。

「她們活該。」

他想起表弟對風雅說的話。

作惡多端的壞人得到教訓,不代表受害者就會快樂。未必因為憐憫容之類的慈悲天性使然,卻絕對是最現實的畏懼,僅僅一條幾天就消去的刀傷,如果那三個女生有個萬一,如果好朋友被師長逮住,甚至鬧到警局鬧到媒體,壞後果骨牌效應般傾倒,足夠壓垮正常人的良知,尤其那三個女生哭得抽搐,幾乎要半抱半扶才能走出體育用具室,那是一個刺耳的警報,風雅也急得快哭出來。

「她們活該的。」

表弟按著風雅的肩膊,聲音輕柔得像一個夢,引領人進入無憂的國度,然而,他的話卻如此冷酷,手裡摸到的軟綿雲朵原來是尖硬的山巖。

「她們活該的。」

一遍又一遍,訴說某種信仰似的。

但那更像是詛咒。

壞人痛苦,苦主痛苦,就連策劃這場報復的人,也陷入同樣極端的情緒;早已經不是什麼公道不公道的事,大家綁在一起,糾纏在色的流沙裡,鬥誰下沈得比較快,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裝什麼?你裝什麼!你根本是在報復!你到底是蔣風雅的誰?他給我們劃一刀,是殺你全家嗎?你犯得著這樣整我們?」

就那麼一剎,表弟的無動於衷有一絲波動,「我和他是好朋友。如果妳們有證據指證我整妳們,又或有什麼需要,請妳們去找老師、父母,再不然就去報警,別跑到我面前大吵大鬧造成滋擾。」

好朋友?

這是因為從小認識累積而成的深厚友誼?

賀志芳覺得這像笑話。

那日在書法社裡暴怒的表弟、沉默牽著風雅離開的表弟、看完醫生後輕輕應允風雅的表弟、安撫風雅一切沒事的表弟、因為女生剛才的質問而動搖的表弟,每張表情各異的面孔重疊在一起,他只看到比友誼更多更沉重的東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鉛筆稿/Vanessa II

2009.02/18 *Wed*
Photobucket


同樣是《蝴蝶誌異》裡的Vanessa。
今次看起來比較像十來歲的少女(但瀏海的方向分錯了Orz)

線條沒上次那麼凌亂(因為有擦掉再畫)
還好不至於太淺色而掃不清楚。
腿部也比上次畫得好一點。
只是身體不夠直、裙子縐摺不夠自然……

目標是修正人體骨架與二人構圖。

鉛筆稿/Vanessa

2009.02/05 *Thu*
Photobucket



是因為熒幕的尺寸和解析度問題嗎?
在我房裡那部PC來看,圖沒NB看的那麼多陰影==


她是《蝴蝶誌異》裡的Vanessa。

很努力地練習人頭以下的部份要怎樣畫。
畫很多張才有一張成功畫成一個全身的人還要擺pose(喂)

構圖始終是用傳統的紙和畫比較好掌握。
描邊我就不描了,這只會破壞整幅圖(喂喂)

能夠畫成握酒杯的手好感動。
重畫了很久才終於像是那麼一回事Orz
我明白人體架構有問題,脖子太長,尤其整條腿嚴重崩壞(掩面)
畫的時候已經覺得不妥,但不知怎樣改,上色時問題特別明顯。
腰以下的部位我是完全不行,要骨感沒骨感,要腿曲線沒腿曲線XD"(妳到底有什麼是行的?)

如果真的完成上色版。
我會發揮剪刀功能把不適用的部份給剪掉XDDDD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02
1
2
3
4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9
20
21
22
23
25
26
27
28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01 | 2009/02 |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