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This Archive : 2008年12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BL]10-21(H有,慎入)

2008.12/31 *Wed*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蝴蝶誌異StoryI..I 蜘蛛網裡的蝴蝶3

2008.12/27 *Sat*
3.


曼特洛是歐美一間相當有名的音樂學府。

當初之所以選擇這所學校,除了自己本身住在肯辛頓區(Kensington)外,就是因為這間學校的環境。如同傳統英國人般講究,曼特洛經歷了大大小小的修葺擴建,一路走到今天這個摩登年代,無論是新的舊的建築依然堅持著它的原始風貌,主張維多利亞時代的唯美主義。

色的頂,褐色的牆,白色的柱,金色與灰色作點綴,強烈的色彩對比出富麗堂皇的基調,再配以隨處可見的極盡誇張之能事的繁複線條、質感飽滿的浮雕與精緻的細部造型,雖然這種將都鐸式羅曼式文藝復興式等風格,炒成一碟大雜燴的折衷古典,一個不好就是既沒主見又矯揉造作的醜婦,但卻閃爍著英國最輝煌最絢麗的十九世紀風光。

配合應四時之變的植物,以及泰晤士河的明麗,在我第一次來參觀時,就決定了在這所彷彿薈萃了最濃郁的英國精華的學校,修讀同樣千錘百鍊委婉延綿的古典音樂。

不過,漂亮歸漂亮,有情調歸有情調,校舍太大太多也有實際的問題,記得開學初期,我拿著學校的平面圖也繞得頭暈轉向,就算稍微熟悉校舍分佈了,就像我們現在從大門到西翼的儲物櫃拿回樂器再去東翼,中間隔了一個大大的中庭,以正常步速,花上十五分鐘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咦?費里斯小姐?」

我一直覺得我這個室友在入世未深天真無邪的外表下,有著貓科動物敏銳而猛烈的狩獵本能,總是耳尖眼利的在紛紜雜沓的人事關係中,捕獲她認為有趣的資訊;我也不過是覺得眼前那人影有些眼熟,她已經認出那便是擔任今次校慶管絃樂團演出的指揮,茱莉亞.費里斯小姐。

「啊?是譚小姐和穆小姐嗎?」

膚色白晢輪廓深邃大概是西方人典型特徵,奶金色頭髮蔚藍色眼睛亦屬大宗,但這些大眾化的規格在費里斯小姐身上,卻調合出令人一見難忘的清豔動人,尤其是那經音樂和良好教育陶出來的優雅高貴,再加上豐富的舞台經驗洗練,整個人就像一株玉白冰清的蘭,散發著就算是女性也會為之欣賞的沉靜大方的知性美,又不失天后的風采。

其實她是一個小提琴家,只是近幾年風頭實在太害,可說是古典樂壇裡最炙手可熱最受追捧的明星,不斷與各個世界頂尖的樂團合作,直到兩年前在辛辛那提交響樂團安定下來,擔任第二小提琴手,可算是曼特洛這幾屆畢業生裡,最傑出的一個,兼之理事長女兒這個特殊身份,所以很快就敲定了由她作為我們的指揮。

她親切的笑道:「每次見到妳們,就覺得妳們很可愛,小小的,像一對中國娃娃般。」

這就叫大將之風!大大小小國際賽事的獎杯獎狀擺滿一屋,一年裡幾乎三百天也排滿了個人或樂團公演,態度卻依然謙和,和只拿過一場國際賽季軍便眼高於頂的某人相比,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向來偏冷的聲音也稍微融化,「可愛的是蜜雪兒(Michelle)而已。」

我是相當有自知之明,即使哥哥總是小寒小寒很可愛的亂叫著,但那只是傻哥哥對妹妹的盲目疼愛罷了,又冷又孤僻甚至讓人覺得神經質的性子怎樣也和可愛搭不上關係,至於外貌方面,大概也只有一米五五的身高勉強符合可愛的範疇之內,但那也只是在西方人的世界裡,在東方女性中只屬於平均值,和真正可愛甜美的女生站在一起,只會顯得對方更俏麗更活潑。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想像費里斯小姐長得那樣高挑,然後臉長得成熟一點──像瓦妮莎那樣不錯,長得很有中國古典氣質,看上去又不是太老成──這樣才不會總是被當作小丫頭般看待。」她氣鼓鼓的,然後看了我一眼,好像很遺憾的樣子,「雖然不是丹鳳眼。」

難不成她很想成為瓜子臉丹鳳眼這種典型東方美女嗎?只是稍稍想想她變成這個樣子,我便立即打住了,不得不感嘆一聲,人還是不要違背天性,一隻圓滾滾的喜瑪拉雅貓要變成一隻修長優雅的暹羅貓是相當有難度的。

不過,這種話留在心裡好了,我只道:「外表只是加分,真要的話,我只想要縱古今中外的才華。」

就像費里斯小姐一樣。

靚麗的外表只是讓她更完美。

真正讓她在古典樂壇裡生存並且發熱發亮的,是她與生俱來出類拔萃的音感與洞悉能力,這樣經過後天的努力,才能讓樂譜上的音符再次奇妙的跳躍起來,牽動著所有人的呼吸。

這是所有以小提琴家為目標的人的理想。

雖然,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在排練時,費里斯小姐指揮時強而有力的動作,激情又浪漫,將整個氣氛整個音色推至最震撼的顛峰,果然,我最嚮往的,還是站在整個樂團之前,統率所有樂器的聲音,調合至最和諧最完美,將台下所有觀眾捲入最抽象也最純粹的精神漩渦之中。

那一刻,在費里斯小姐身上見到的光輝,耀眼到極致,彷彿看到一瞬永恆的流星般感動。

費里斯小姐笑道:「我看穆小姐在這方面已經不用煩惱了,應該有很多教授也叫妳準備比賽吧?」

「是,但──」一下子又回到冷硬的現實面,對於比賽這事,我沒有這樣樂觀。

「但?妳在曼特洛讀得不愉快嗎?」

費里斯小姐關切的看著我,姑且不論這是她發自肺腑的真誠,抑或僅出於理事長女兒對校務的緊張,能夠被天后級的前輩如此注視,還是受寵若驚,但我總不能直說這所學校某老師某學生確實讓人很不愉快、無法得到平等的待遇吧?

所以我搖搖頭,要親口說出不是啊很愉快這類話又不甘心,只好支支吾吾的,費里斯小姐倒很有耐性且友善,只是偏頭等待著,讓我更不好意思,一旁的蜜雪兒插話,「任何地方都會遇上一些不愉快的人事,對吧?瓦妮莎。」

我連忙點頭,這丫頭有時候真的是天使。

費里斯小姐啊了一聲,「其實我也聽過菲臘說妳和艾尼亞小姐的事。」

「什麼?」

我猛的抬頭,只見費里斯小姐一臉了然於胸的曖昧笑容,對呢,她是卡特爾先生的未婚妻耶──但,什麼時候我和那女人的事變成了教授講師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呢?

這簡直是比流感還要恐怖還要霸道的病毒,只消一個小小的缺口,頓時,有關係的毫無關係的,胡鬧起哄的學生置身事外的師長,無一倖免,罹患了強迫症,不甘後人插上一嘴,並按照自己的喜好添油加醋,將一件簡單無比的事情,炒成一碟再也瞧不出顏色分辨不出味道的腐爛料理,偏偏大家像蒼蠅般喜愛不已,搶著不放,詭異又噁心。

一想到自己是他們的盤中飧,我不但氣惱,甚至感到胃酸在翻騰。

費里斯小姐渾然不覺的說下去,「他們為了這個首席小提琴手的人選,可是苦惱了很久,兩個一起選當然是最好,但席位就那麼一個,最後考慮到艾尼亞小姐比較有經驗,才把機會給她,」她俏皮的朝我眨了眨眼,「不過,比賽就不同了,哪間學校不想自己的學生爭多幾個獎回來?所以呢,妳才不用擔心,到時候妳不想出賽,教授們也會嘮叨得妳不得不點頭。」

我只能儘量讓自己的笑容不至於太勉強,怎麼連費里斯小姐也這麼說?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輾轉於不同人嘴裡咀嚼又咀嚼反芻又反芻的話,味道已成了一個奢侈的議題,而是從最根本的成份結構徹底崩壞,變成一團又濕又黏又膩的糊狀物,浮著一層慘白發的油光,這種東西誰想要呢!

還好,東翼大樓已近在咫尺,這個不愉快的話題也可以結束了。

東翼擁有四十年歷史,在曼特洛眾多校舍裡,論資排輩,最老的中央鐘樓見證學校開幕到現在,最年輕則是五年前才落成的瑪麗安夫人綜合大樓,算是半新不舊的叔嬸輩;老太爺地位崇高,一呼百應,無敢不從,後生小輩野心勃勃擴展勢力,還好東翼的底子夠硬,面積是曼特洛最大的校舍,時至今天,即使某些功能釋出,依然是常用校舍之一,那裡的大禮堂更是無可取代,是開幕閉幕頒獎禮等重大場合的指定會場,今年的百二校慶音樂會自然不會例外。

隨著校慶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們練習的地點也從普通的音樂室,轉移到大禮堂;我們的時間剛剛好,大禮堂裡已有不少人,卡特爾正在指揮學生排位,反觀麥萊卻只抱著雙臂冷眼旁觀,大概是察覺到大門打開,睇來了一眼,我和蜜雪兒這種小螺絲,當然不會放在眼內,即使是費里斯小姐,亦只是點頭了事,態度冷淡疏遠,我自問不是一個八掛的人,也忍不住想起那個求愛不遂的傳聞。

麥萊、費里斯小姐、卡特爾先生。

這是一個人類最愛的複雜曖昧的三角關係。

即使當事人並沒說什麼,他們的事早就被連根挖起,繪形繪聲,好像是親眼所見一樣。

他們同是這所學校的學生,還是同學,是那屆主修小提琴的學生裡,表現最頂尖的幾個,大家鬥得你死我活;費里斯小姐是理事長的女兒,麥萊是最大校董的兒子,無論是同學長,都喜歡將他們相提並論,且視為天生一對,彷彿白色婚禮已在不遠處;然而,費里斯小姐卻選擇了雖然沒有顯赫背景,但才華洋溢的卡特爾先生,走在一起便是十多年,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

有人說,就因為情場失意,麥萊毅然放棄了小提琴、放棄了音樂,轉攻管理。

有人說,就因為被卡特爾先生搶了女人,麥萊運用在音樂界的影響力,讓他難以立足,只好來到學校任教,寫寫論文、專欄,抒發胸臆。

學校裡面就更不用說,這是麥萊的地盤,要和他對著幹易如翻掌,就像管絃樂團總監這個位置,不只是我們學生認為他比較適合,校方亦屬意他來擔任,但這個搞行政的麥萊卻硬插一隻腳來,一把搶過去,只剩副手給卡特爾先生。

男人妒忌的嘴臉真醜陋。

費里斯小姐走到卡特爾先生身邊,卡特爾立即放下手上工作,相視而笑,眉目間全是柔情蜜意,自動散粉紅色的愛心氣泡,那光景,才是真正的男才女貌,天生一對,看得人舒服,不由得致上祝福。

這是那些無關痛癢的小人慕不來的。

「啊?原來是瓦妮莎?還不快點來準備,好歹妳也是第二小提琴手。」

女王蜂似乎對目前的進度大為不滿,一臉煩躁,甚至對其他人發施號令,才對卡特爾先生點頭示意;大家忙得像隻工蜂,我這隻剛回到蜂巢的小蜜蜂,也逃不過她犀利的眼光,立即被點名去忙,好歹妳也是第二小提琴手?真虧卡特爾先生好脾氣好涵養,還能回以微笑。

大家各就各位,禮堂頓時肅靜,在費里斯小姐的指示下,女王蜂提起弓,帶領大家試音,沒多久,便開始流洩出深沉的宣敍調,這是校慶音樂會上的第一首表演歌曲,舒伯特的B小調第八交響曲。

這首交響曲又名「未完成交響曲」,是舒伯特1822年的作品,卻在四十多後才公開發表;舒伯特只留下第一二個樂章的總譜,第三樂章只有九小節改編成管弦樂曲,而第四樂章更是連草稿也沒有,形式上雖然是未完成,但實際上已是一個完美的整體。

第一樂章是中庸的快板,B小調,由低音弦樂導入,憂鬱陰暗,織出巨大的濃密的命運影子,無處可逃,無從抵抗,木管幽婉的徐徐響起,遙相呼應,整個空間每顆粒子也浸淫於無邊無際的傷感之中,沉重的流動,絞動人的思緒。

進入第二樂章稍快的行板,透明純淨的音色,在自然流暢的樂譜上跳動,氣氛開始輕鬆活潑起來,第一小提琴唱出淳樸優美的主題,在大提琴和應下,溫暖如柔和的陽光,可愛的田園風光蜿蜒於眼前,寧靜而夢幻。

女王蜂的琴音正如她本人,強悍的,張狂的,如野馬奔騰,不懂停歇,不懂屈從,任性至極,卻也自由至極,往往在弓弦間爆發揮霍不盡的生命力,熱烈得讓人無法喘息,即使現在演奏柔和的旋律,仍然可以清晰聽見結實有力的生命脈動,彷彿是陽光、草木、花卉、泥土都在呼吸在心跳。

相對地,自己的是纖細的。同樣可以將人迫到無法動彈的一角,但我是以纖維般纖細的音色,一絲一絲,鑽進人們的神經,鑽進他們腦髓的最深處,鑽出他們最幽秘隱蔽的情感,摸不著捉不住,只能任憑擺弄。

由她來演奏這代表生命的光明面的旋律,倒是合適。

也只有這一點,是我唯一認同她的。

吱嘎──

我驚恐的踉蹌後退,小提琴弓赫然離眼球只有一線之隔。

「不對不對不對!妳在拉什麼?完全破壞了整個樂章的平衡!」

「艾尼亞小姐、艾尼亞小姐!」

好像還有什麼人在叫,但我只聽到女王蜂的聲音;我還未來得及責怪女王蜂為什麼做如此危險的事,她倒是起來指著我的鼻頭來罵,齜牙咧嘴的模樣,像隻失控的母夜叉,好啊,這樣我就會怕了嗎?

「我破壞了整個樂章的平衡?我破壞了那兒?」

「剛才那個音,剛才那個音妳拉錯得離譜!妳第一天拉小提琴的嗎?像殺雞般就別在台上丟臉──丟大家的臉!」

女王蜂的弓咄咄逼人,胡亂揮舞,像隻不長眼也毫無自知之明的蒼蠅,幾乎要停留我的鼻尖上,我厭惡的一把撥開,霍地站起來,即使身高上不及對方有利,但氣勢也絕不能退讓半分,「我拉錯了?是妳的耳朵有問題吧?」

她詫異,凝滯了的怒容下一瞬變得更猙獰,「妳拉高了一度,是整整一度!」

「那妳就要弄瞎我的眼睛?妳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那妳瞎了沒有?廢物要健全的五官肢體來做什麼呢。妳還是在那個傳說消失,別來礙著大家好了。」

「艾尼亞小姐!」

誰在尖叫,但已被怒火燃燒的腦袋,只能清晰接收一個訊息──潔絲敏‧艾尼亞。

「啊?那個傳說不是只適用在才華洋溢的女生身上嗎?反正我總是拉錯,妳卻是那麼害,似乎妳比較合適耶。」

「夠了沒有?潔絲敏‧艾尼亞、瓦妮莎‧穆!」

低沉的男聲像一盆冷水迎面潑來,硬生生冷卻了我發熱的理智,女王蜂大概也是這樣,同時意識到剛才活像潑婦罵街,口不擇言,醜態百出,我的臉頰一陣燥熱,來至四面八方的眼光如芒在背,臉上更熱,只好緊抿著唇,強硬地改以眼神與她繼續對戰。

「是不是還要扯對方的頭髮,像兩頭野貓般打起來?」

這是麥萊的聲音,冷諷熱諷尖酸刻薄的語調,多了平日沒有的強大怒意。

他的臉色深沉,或者該說,他、費里斯小姐和卡特爾先生臉色同樣那麼難看。

對呢,剛才我們正犯了這所學校的忌諱。


-TBC

男女主角調情就是一切/吸血新世紀

2008.12/26 *Fri*
劇透有,評價不高,FANS慎入。

Photobucket
吸血新世紀(twilight)

導演: 嘉芙連赫域姬
主演: 姬絲汀史超域,羅拔畢迪臣,彼法仙里尼
片長: 122分鐘
日期: 2008-12-19



簡介:Bella Swan(姬絲汀史超域飾)是鳳凰城一個廣受歡迎的中學女生。其母再婚,把她送到華盛頓一個小鎮與生父同住,沒想到就此遇上人生轉捩點──遇上神秘俊男Edward Cullen(羅拔畢迪臣飾)。他氣質獨特、聰敏機智,更似看穿她內心,令她深深着迷。
不久二人墮入愛河,但Bella很快便發現這位男友真正「與眾不同」──他跑得比野生獅子還快,可以徒手按停行駛中的汽車,更自1918年起沒衰老過,長生不死!──除了沒有尖牙和吃素之外,Edward和家人過着典型的吸血疆屍生活。
對Edward而言,Bella是他等待了90年的理想伴侶,惟一問題是Bella身上有種特殊香氣,二人越親密,Edward越要抗衡自己原始的嗜血欲望。更叫他頭痛的,是Cullen家族的死對頭Laurent(Edi Gathegi飾)和James(Cam Gigandet飾)也不約而同想吃掉Bella,Edward必須奮力保護情人!

十週年果然是花心思些/寵物小精靈:決戰時空之塔

2008.12/25 *Thu*
Photobucket
寵物小精靈:決戰時空之塔(Pokemon Movie10: The Risk of Darkrai)

簡介:小智與朋友們正踏上全新的冒險旅程,前往有「時空之塔」建築物的白楊鎮參加竉物小精靈大賽。由少女愛麗絲所帶領下,他們隨後遇見一隻來歷不明、並能讓人類與竉物小精靈都昏厥及產生惡夢的小精靈「達克萊伊」。這時科學家東尼歐在當地竟發現了由時間操控精靈「帝牙盧卡」與空間操控精靈「帕路奇犽」大戰時產生的「時空夾縫」異變。

由於帝牙盧卡與帕路奇犽是一對絕不能碰面的竉物小精靈。否則時間與空間將會劇烈的振動,並會吞噬及破壞整個世界。小智與他的朋友可否解決這此危機? 而神秘的達克萊伊到底是敵是友?

主題是愛/偵探伽俐略:嫌疑犯X的獻身

2008.12/24 *Wed*
劇透有,慎入。


Photobucket
神探伽俐略:嫌疑犯X的獻身(Suspect X)

導演: 西谷弘
主演: 福山雅治,柴咲幸,北村一輝,松雪泰子,堤真一
片長: 129分鐘
日期: 2008-12-24


簡介:一具容貌被毀至粉末、連手指也被燒至鬆掉的男屍被發現,柴咲幸飾演的內海刑警接獲案件後找不出死者身份,只好向帝都大學的物理學教授湯川(福山雅治飾)幫忙;而湯川在查案期間,發現死者的前妻花岡靖子(松雪泰子飾)之鄰居石神哲哉 (堤真一飾),正是湯川大學時代被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數學天才石神,石神如今只是一名不起眼的高中數學教師,生活在大都市的一角,而他正是跟本案有千絲萬纏的關係,湯川遇上了自認不如的天才石神,這次物理學天才與數學天才的世紀大戰,湯川以甚麼奇招破解這宗完美的犯案?

已經花開[BL]10-1

2008.12/24 *Wed*
「為什麼是妳開門的?」

秦政瞪著眼前的貌美婦人。

「為什麼不是我?這兒可是我的家。」

貌美婦人冷淡得像一座故我的海中冰山,教漂洋的船隻不是繞道而行,便是觸礁沉沒,隨手將鐵閘拉開後,連頭也不回就走回屋裡,坐在沙發上繼續看她的雜誌。

彷彿自然有人會幫她把門帶上,要不要順便當她是皇太后般侍候呢?秦政看了便氣了,忍不住反唇相譏,「原來妳也知道這兒是妳的家嗎?」

只是,現在並不是糾纏在這種陳腔濫調得早已爛掉的話題上的時候,既然「主人家」也懶得多管,他亦樂得自作主張,然而,這房子不算太大,所有房門亦開著,幾步下來,便可以確定現在這兒除了他之外,就只有這女人一個。

這個認知,讓秦政相當不。

「雲遠清呢?」

「不知道。」

「不知道?」那女人依然翻著她的雜誌,絲毫不為這乾脆俐落得涼薄的回答感到羞愧,秦政滿腹攪渾的情緒便啪啦啪啦炸開來,嗓門也不自覺拔尖了,「他不是妳的兒子來嗎?妳就不怕他會出什麼意外嗎?」

又是一聲驚心動魄的雷聲,即使隔著一層玻璃窗,整個空間似乎亦為之撼動。

這場雨沒有半點疲態,彷彿有著無窮無盡的精力,乘著呼嘯的風,笑得顛三倒四,恣意搗亂,這種天氣,最容易發生各式各樣的意外,雲遠清該不會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吧?

秦政的臉色有點難看。

雲遠清並不是一個沒交代的人,亦不熱衷往外跑,平日空時也寧願執拾房子,又或弄些點心甜點,何況今天還要是這種雷雨交加的颱風天,哪個傻子喜歡在街上遊蕩?而且,今天他應該是早下班的,那個時候天氣應該還可以,要回來早就回來了,怎可能到現在也不見影蹤呢?

「他現在不是和你一起的嗎?」她眉毛也沒抖動一下,「雖然最近他不知做什麼搬回來。」

「妳!」

秦政為之氣結,這女人八成是對當年被人拋棄耿耿於懷,見人痛處便得要踩上一腳;找不到人,還要受氣,踱了幾步,他掏出手機,已準備開罵,但電話另一端竟是一道機械化的女聲,回應他線路繁忙中,雲遠清的電話何時變得那樣受歡迎的?

他氣憤的切了線,手機便震動起來。

雲遠清!

秦政立即接電話,劈頭便質問:「你到底去了哪!」

「……我在你家門口。」

秦政有點傻眼,「我家門口?」

「嗯。」

「你別亂動!乖乖給我待在原地等我。」管他為了什麼而到自家門口,反應過來的秦政當下發施號令,就連雲遠清那句小心駕車也聽不真切,便已急步走到門口,準備趕下樓,全速駛回家去。

「他很蠢的。」

秦政剎時煞住,狐疑的看著沙發上那女人。

「他的腦袋就像灌了水泥般,硬綁綁,認定了的事,即使其實自己一點也不喜歡,甚至後悔得要命,即使明知道退一步便能海闊天空,他還是會堅持下去,真不知他幾時才能變聰明點。」

女人嗤之以鼻,卻又似混雜著別的情感,秦政望向窗外,雨很正常,沒變成紅色;再看女人,那張美麗的玉容是一貫的淡漠,剛才一切恍若比曇花一現更不真實的幻象。

秦政躊躇了一下,便不回頭的直趕下樓。

雨刷撥開一簾簾的雨,景物依然像浸在水中般模糊,偏偏這個時候的交通異常擠塞,一小步一小步般龜爬著,惱得秦政響號再響號,過度的空,就是會讓一些有的沒的思緒浮上來,雲遠清還等著嗎?還是已走了?為什麼雲遠清會來他家呢?是和他有著相同的想法?還是想更決絕,準備把辭呈交給他?

不明確的各種可能性,消磨了秦政一夫當關萬夫莫擋的氣勢;直到上山的路段,交通才暢通起來,想到自己越來越接近雲遠清,又或者根本是人去樓空時,彷彿回到小時候,等待著宣判比賽獎項花落誰家的那個時刻;他終於看到雲遠清,心裡某一部份似踏實了下來;雲遠清倚著門,抬起頭,望著他的那雙眼,像一場迷濛的煙雨,雨絲纏綿,漫天遍野的織出無聲的無從說起的曖昧而迷離的情愫,緊纏得他幾乎忘了現在是雨打得令人生疼的惡劣天氣;即使有瓦遮頭,這樣等了一個小時有多,雲遠清依然被雨刮得一身濕,他抿了抿唇,一把將人拽進屋裡──連同那擱在一旁的大袋小袋。

「先去洗個熱水澡。」

秦政只是這樣說。

他也需要一個熱水澡清醒一下自己。

雲遠清當日走得太決絕,衣服全都給帶走,秦政將自己的衣服塞在他的懷裡後,便到另一個浴室裡,扭開蓮蓬頭,讓熱水將一切紛亂思緒統統帶走。

出來後,繞過自己的睡房,看了看浴室那依然緊閉的門,雲遠清還沒出來,空白而枯燥的等待,讓他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的心思,又繞到雲遠清身上,繞到那孤單佇立的身影,繞到那已被漫長時間磨剩一絲激動的平靜抬首,繞到那旖旎的一眼之上。

還說什麼要報復要給他難堪的狠話呢。

秦政自嘲的笑了。

人家只消輕輕一眼,便能將他徹底擊潰。

然而,真正讓他下巴掉到地上,連說話也不由得結巴起來,是雲遠清只穿著浴衣來到他面前。

「你、啊、衣服太大嗎?」

雲遠清似沒聽到般,向來平靜微笑的臉容,此時此刻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有一雙眼睛閃動著獵貓狩獵時的審慎打量,每一步都是危險而優雅,將人引領進那神秘的未知的色漩渦裡頭,秦政忍不住後退了一步,但他已經伸手捧住自己的臉,彷彿在鑽研眼前是否一道美味的菜,抑或該從哪兒開始咬下去。

「雲、雲遠清?」

考試時期特別想要小惠的瞬間記憶

2008.12/15 *Mon*
*小惠=《偵探學院Q》裡的美南惠

這是我msn狀態的原文。
只是不是每個人也知道這個「典故」,還是換個普及點的說法好。

有這種超級記憶真好。
小惠未必是五人組最聰明的那個,但人家還在背頌時,她便能開始理解,事半功倍。
尤其在考試溫習時,面對一堆理論,還要用不通的文句寫成,就更覺這種能力方便,考試說穿了,就是將適當的理論啊資料背塞在相應的位置上XD

剛硬啃完MANAGEMENT。
溫的東西的確有考,問題是我記得丟三忘四XD"
最糟糕的是長問答部份,十分那部份有東西寫,十五分那兒就不懂答,反之亦然。
我也不是求高分,只是想合格不再RETAKE而已,麻煩讓我過啊啊啊啊><

接下來是電腦。
說難不難,說易不易,電腦的東西是實際運用比純粹記憶考筆試實在。
還有下星期一相當難啃的IMC(趴)
至於中文嘛,大概沒誰當它是一回事,畢竟這是母語,考的大部份是基本功(歐化嘛,歐化只存在於修正歐化的部份XD)


快點到22/12。
真真正正了結這個SEM,我要去看戲><
話說我看到《寵物小精靈》劇場版的巴士廣告,闊別多年香港大銀幕了,還以為今趟香港那麼快手快腳,竟上最新一齣電影?
原來只是上年十週年大電影,人家日本已做完第十一齣,準備12TH了(噓)

另一齣想看的當然是教授的《嫌疑犯X的獻身》!
沒想到香港會上映,而且還是這麼近的平安夜呢呢呢呢>///<
難得香港竟然那麼跟得上原產地的步伐(對,這是竟然不是上最新PM大電影的吐槽)


越來越晚睡,糟糕了。

迷人Pink Lady/LG E300

2008.12/12 *Fri*
終於等到人來安裝Routor了。
原本是打算用NB來打這篇網誌的,奈何時間關係,還是用回桌機。

說過了,因為電腦這陣子問題多多,讓我如驚弓之鳥的擔驚受怕,便開始物色一台筆記型電腦。
比起上次買手機.今次明顯地我用心不少,逛論壇豐澤百老匯深水埗電腦節。
然後我得出一個結論:那個範圍價錢能夠找到的機種,各大牌子的規格也是差不多。剩下的,就只是外表導向還是功能導向。
其實功能導向的話,lenovo有很多機種可以考慮,可惜我是標準的外貌協會,再加上友人的兄弟說六七千元的機CPU只有T2T3太不划算,說得我這種並不怎樣注重功能,對那些數字更沒概念的人,也覺得用這個價錢買這個規格回來很蠢……

samsung那部Q210/310的白色機很漂亮。
只是規格+廠牌也給朋友的兄弟說得一無是處。
不過,百老匯哥哥用比他們更具殺傷力的理由,輕易就打擊了我的購買意欲:這部機不用三個月就會變黃顏色剥落(默)
買回來再漂亮也沒用,經不起時間摧殘,到最後還不是相看兩厭Orz

打蝋的機在外貌上的保存會比較長久。
所以便開始打量那些膠質的筆電,原本toshiba也有部外表規格也還可以的。
但百老匯哥哥又很輕易地打擊我:妳看看這部的軸(搖了幾下,看起來的確不怎樣牢固= =||||)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我也不太想要那部:p

到最後,開始惱了,不過想買一部筆電為什麼那麼難?
跟著看到一部,嗯,打了蝋,規格ok(免費升ram到3GB),外表也不差,好啦,就這部!
雖然它超資了不少,而且牌子是:LG

友人說:可以拿出去打蝋。
我說:妳不等我要換第二部筆電才跟我說= =



這是我當初完全沒考慮過的品牌。

一開始,我鎖定的是Fujitsu,Asus,HP。
Fujitsue有個型號很便宜(以它的機種來說),尤其在電腦節效應下,連豐澤也跟著減到$5998。
只是Office要$699,比百老匯貴二百元,而且要我自行在外頭買ram給他們升級(這部機本身規格也不怎樣)= =
如果我自己懂買,又或者讓說,我會有這種﨤情逸致自行買ram,根本不需要來你們這兒買。
不順氣的結果就是決定不買,跑到百老匯。

Asus在吉之島那邊有部機規格不錯,只是office要千多元,相當不划算。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為百老匯沒代理Asus的產品,所以總說這個牌子不好,和拿lenovo出去沒分別……

HP的機太貴了,比較便宜的,是掛著COMPA的名字……

友人有游說我買SONY。
但網上看到的評價不怎樣,而比較便宜的機種,外表有些笨重,體重是真的很笨重。
2.5/2.6/2.7KG,扛米嗎?= =”
而且聽說它的維修費相當昂貴,買它就要求神拜佛它別壞,壞了去維修不如買一部新的回來……

友人說:SONY有三年保養。
我說:一年而已吧?
友人說:傻的!大牌子都是三年保養。

=w=其實只有十二個月保養期。
之前拿的那張leaflet不知跑了哪,但香港官網也寫得很清楚。
所以呢,不是出名的牌子保養期一定長,筆電全線三年保養,Fujitsu是肯定,其他就未必。

所以到最後也是決定買LG那部機。
我就是買它打了蝋不會變色褪色+三年保養期。
由於當初沒想過要買LG,沒怎樣留意它的消息,等我買了才發現它有電池爆炸的新聞Orz
只能自我安慰,蘋果也試過,沒有一個牌子是完全安全的(百老滙哥哥極力推崇Fujitsu,但外表過不了我的心理關口,價錢就更讓人立即否決)

Photobucket
迷人Pink Lady,不迷人也得要說是迷人!
LG E300,13.3",T58502,1G RAM(升級後3G),160GB硬碟


據說粉紅色是限量版。
據說粉紅色只剩一部。

通常,消費者也會因為這種話而決定買這個,即使心裡有些糾結。
如果這隻粉紅再淡一些,基本上不用別人推銷,我也立即要他給我。

這個型號也有紅色。
百老匯哥哥說:妳不會喜歡,那是很深的紅色。
我說;或者我喜歡呢,紅色我也蠻喜歡的。

是真的,鮮豔的紅,還是成熟的深紅,也是我杯茶。
上次去泰國我中的那個晶石吊墜,就是個深紅色= =+

可惜的是,那個紅色機,除了頂緣看到一些紅外,和飼色機差異不大。
麻煩要紅的話就整部紅,紅一些不紅一些比全部紅還要難看的= =
(想起SAMSUNG某部飼色機,底部的邊緣是紅色,有評測說這是優雅,我看是不倫不類敗壞整部機)

我媽覺得飼色比較耐看,友人聽到粉紅色這三個字時反應極大,比買LG這牌子還反對。
但看久了,其實也沒那麼差,別因為她是那麼鮮豔的粉紅色而歧視人!

Photobucket
飼色機是飼色鍵盤,粉紅色機則是灰白色鍵盤。
始終我比較喜歡白色鍵盤。

鍵盤不算難打。
但畢竟只有13.3吋,ESC鍵變得很小,老是按了F1鍵。
再加上Opera放大比例的「+」鍵用不到,這點讓我不是太爽(不排除是失不熟習NB鍵盤的用法)
另一個問題倒不關鍵盤的事,而是vista系統吧?倉頡輸入法和以前有些不同,直接按enter幫我選了我不需要的字=”=

當初有想過買netbook,只是考慮到如果要替代桌機,那就不能買機能太差的機。
回到家裡正式使用,13.3吋屏幕看起字有點小,10吋還是不要想了:p
雖然之前看人用,感覺也不是太難以接受。

這位粉紅佳人重1.93KG(沒記錯,總之不過2KG)
13.3"外表看來其實也相當嬌滴滴(尤其它還是這樣嬌俏的粉紅色XD)
但兩公斤其實也蠻重,即使光碟機可以拆出來,但對整體重量應該沒太大助益吧?超過兩公斤的機果然是想也不要想帶出街= =”

讀卡器正常,只是有點難拿出來。
目前感覺還蠻順暢,至於其他功能,有待發掘(汗,其實我是沒什麼要求的用家)

亂碼?亂碼!為什麼有一個這麼驚嚇的問題我不知呢(抱頭)

2008.12/06 *Sat*
亂碼。

用IE7看會有亂碼-口-
而且我發現,用Opera發的網誌,在IE7看也有亂碼,還有Safari也是Orz
但如果用Opera和Chrome看倒沒問題(遠目)
Firefox我沒試所以不知道。

很糟糕,相當糟糕。
我的文幾乎全是用Opera發的,沒可能逐篇文改回來(我應該慶幸這個BLOG沒什麼人逛嗎?)
以後如果要杜絕亂碼這個問題,那就是我得改用回IE?(我不要)

現在試用Safari會不會有亂碼問題。
對啊,即使它沒比IE7好到哪,但我就是寧願用蘋果也不要用IE。

Project已到尾聲了(趴)

2008.12/06 *Sat*
很久沒寫BLOG(趴)
昨天去餵MERO,才察覺到原來已經過了十二月第一天,錯過了全勤獎(這不是重點!)
最近一沾電腦,幾乎都是在做學校的事Orz

Presentation全部完結(握拳)
我很想說Project已經全部完了,但PRw還在礙手礙腳,星期一要交文字版= =

不過.真正的解脫要等考試完結。
從11號考到22號,好的就是無後顧之憂過聖誕+一個月sem break。
壞的當然就是考得很趕急,雖然給多些時間也不會溫書(巴)

Anyway,這兩天算空,開始看手提電腦的資料(代價就是覆投訴信弄到凌晨五點)
鑑於電腦一直也不甚對勁,最終又抬了去家附近的電腦店,再抬去朋友弟弟看,終於診斷出總是自動關機的原因:風扇和其中一條RAM壞掉了(網上說的可能原因幾乎全中)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當初電腦店說是底板出了問題。雖然要修理好不算太困難,但家裡只有一部電腦實在不太方便,多一部至少不會再有爭電腦的問題XD

希望買得成啦。
其實機能我不太講究,平均以上兼耐用就可以了,最重要是外表
撇除蘋果和SONY後,難得我看中Samsung Q210/310的白色機,價錢又合乎預算,卻給朋友的弟弟一口否決了這個品牌+批評這種規格不值這個價錢Orz

這陣子都是用朋友借的電腦。
懶得去灌photoshop什麼的,所以久久也沒讓寶珠交替,蘿蘿長大了也沒做紀錄。
豐澤百老匯我都逛過了,明天輪到深水埗電腦節。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7
8
9
10
11
13
14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8
29
30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08/12 | 0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