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This Archive : 2008年05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確實是一部童話/彩雲國物語

2008.05/31 *Sat*
彩雲國物語
少女走向的女子官吏奮鬥史。


話說我對這動畫產生興趣的主因是:川光配的靜蘭是怎麼樣的。
這要從前天玩《花町物語》說起,裡頭有個名叫朱璃的主角,他的CV是川光,聽到他那天真無邪逆來順受的少年聲(尤其是叫床的嬌聲),我突然想起《彩雲國物語》裡的靜蘭,不也是川光配音嗎?他該不會是用這種聲音來配靜蘭吧?(大汗)

於是乎,我便找日文版的《彩》來看了。

只能說專業人士就是專業人士,用一把聲音能玩出不同效果來(抹汗)
配靜蘭這種內斂但強勢的大帥哥時立即換成相對的低沉的男人的聲音,不是CV那欄是寫著同一個名字,真是認不出原來是同一個人(你太大驚小怪了!)又話說,靜蘭還是清苑王子時的聲音也比朱璃還要低沉強悍呢(你真是要檢討了)

聲音是很重要(認真)
也不是說粵語版真的很難聽,但一聽了日文版後,不由得立即倒戈,不知為什麼硬是覺得日文版才是原裝正版,最明顯的例子是李絳攸,我完全不能接受粵語版,倒是日文版立即讓我感覺正面起來。另外,大概是之前某個男配音員一様,有陣子的男主角幾乎都是他配的,現在就換成另一個,再好聽的聲音也會聽到膩,所以我並不喜歡皇帝就是出於這個原因(對,現在獨攬所有男主角的就是這位仁兄)
不過,也有情況是日文版也無力回天,那個就是影月小弟,影月還好,白影月我是怎聽也聽不順耳,比起櫻井孝宏配的有利還要讓我抓狂(所以每次聽到他說話,我也想叫他閉嘴)

呃、說了很久也是在說聲音,那就稍微談談故事本身。
但要先聲明,我看《彩》是看得斷斷續續,現後從二十集開始連續看了十集多些,是因為這是第一季的關係嗎?有人評價它是一部童話,是的,在我眼中它也的確是一部童話。儘管有什麼勾心鬥角陰謀詭計,但,很老實說,唔,太白太單純了,拿茶太保為例,竟然給作者拗到成為一個為了國家的大忠臣(汗)有時我看裡面的人物說了一大堆,其實和沒說過沒差別。
這個故事不斷強調一堆強人有多強,但實際上除卻武藝外,實在看不到他們與那堆形容描述相符的能力在哪兒,女主角能當成官、逢凶化險,與其說是她有能力,還不如說是女主角獨有的『指定男角色甚至是女的也必然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外掛開太大而已(攤手)無論走到哪都能得到有力人士的喜愛,即使是反派的(茶朔洵)也不例外,所以說,不是她有能耐阻止茶二少,你們太抬舉她了,純粹只是茶二少喜歡她而已,強的是她的外掛。

撐著整個故事,於我而言,就是那堆帥哥。還有腐吧?
我最愛的是靜蘭,如果不是對他過去的好奇心,大概我不會一連將《彩》看了十集有餘,皇帝也不錯,雖然以皇帝以言你並不合格,這對金銀兄弟不錯啊,雖然這對沒戲唱(口胡)另一組雙花組不是我杯茶
話說,一開始見茶太保和年輕霄太師抱在一起時,原來兩個老伯(但後來應該要說三個老伯了)也能來腐嗎?囧

總括而言,即使擺出宮廷啊鬥爭啊,這其實也脫不出少女羅曼蒂克的範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這叫屋漏偏逢連夜雨Orz

2008.05/29 *Thu*
總算叫告一段落……大概吧?

是不是《花町物語》受到詛咒呢?
自從我前晚開始玩就有各種狀況,同樣的劇情我都看過好幾遍了,總算叫過渡了第一階段了,滿心歡喜,怎料我弟說上不了網,原來是指網路連線那兒空白一片囧
很好,非常好,我決定還原整個系統,好了吧?我都那麼委屈做到這個地步了,又重遇到上次還原那個問題:我不懂IBM機要怎樣還原(無限線)

最後,我聽我媽說,明天去問IBM客戶服務,先去洗澡睡覺
熱水爐失靈了Orz
媽的,那時我已被電腦種種問題弄得一頭滿滿肚火,現在又出這種狀況幹嘛呢!
(而隔天,我媽說,熱水爐又正常運作了囧)

我再和我的電腦奮鬥,去尋求IBM的協助,在被線路繁忙而尋人不果幾次後,又轉到去真正的客戶服務部,總算有人去解答我的疑問了,他說就算可以還原是不能保留到另一個槽的東西,期間我的電腦還很有性格地自動屏,按F11或F什麼也沒效
本來睡了一晚後壓下的火氣立即澎湃地攻上腦門,整個人氣到不行,這是什麼爛公司!
於是關掉電源,拔掉所有插件,將整部主機抬去附近的電腦店搶救,順道買了個外置hard disk(160GB,BUFFALO出品),就這樣破了八百多元的財


原以為破了財就沒問題
誰知道回家一開機卻進不了Window


將部主機搬搬抬抬兩次後,我兩邊肩膀都軟了,媽啊為什麼還是有問題啊啊啊啊啊啊(抓狂)
於是還是打給IBM,折騰一番,總算叫能成功回到正常的關機步驟
跟著是msn無法連線,我便照netvigator客戶服務建議的重新安裝一遍,怎料又失敗了幾次(望天)重新開機時還見到那寫了不知什麼的英文&不停打筋頭,我便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IBM客戶服務說能成功進入Window就沒大問題

現在,大概,沒問題了……吧?

總之,今天(連昨晚)我就是不停在各種狀況裡惱怒兼歇斯底里,不要再給我搞出什麼亂子了,不然今回我要丟的東西就是你這部電腦(指)

蝴蝶誌異  序幕

2008.05/27 *Tue*
「這是什麼地方?」

少女瞪眼。

「0:00 Boundary Street。」

少女的同伴字正腔圓的把路牌上的名字覆述一遍。

「我看得見!全倫敦有一條這麼詭異的街道的嗎?」

少女惱怒的揚高聲調。

確實如此。這是一條奇怪的廢街。

位處偏僻,彷彿是被陽光遺棄的一角,晦暗逐點逐點將整條街吞沒;唯一提供照明作用的古老煤油街燈完全不可靠的一閃一滅,映出一片怪笑的魑魅魍魎;牆身斑駁,街道兩旁有著些破舊更甚至是棄置的店舖。

然而,這條廢街卻十分乾淨,有些店也很簇新光鮮,明顯是被用心經營;有走極偏鋒的,有時髦亮麗的,有的是傳統西洋風,有的帶著東洋色彩,風格之多,簡直比任何一條商店街還要多姿多采。

如此矛盾而極端的組合,卻在這古怪的沉默裡,維持著微妙的平衡,詭異卻不至於令人害怕或不舒服,反倒讓人好奇。

只是,少女討厭這樣。

討厭好奇,更討厭一切看起來很可疑的事物。

「我們走吧。」

「不好啦,這兒看來很有趣。」

「喂!」

少女絕不會因為同伴那很嬌很軟很可愛的語調而有半分心軟,但她卻敵不過她的力氣。該死的!明明看起來嬌小甜美得像娃娃,為什麼卻會對這種地方有興趣?力氣還大得這樣恐怖的!

淺眠

2008.05/16 *Fri*
Photobucket
工具:Painter9.5&photoshop


真是該死的photoshop(惱)
不知它今天搞什麼,每開它一次,差不多就要重開一次電腦(兩次了,趴)
但不用它不知還有什麼能縮圖

我發現真是每次畫雲遠清,也是在毀他的形象(抹汗)
這幅圖不上色比上色漂亮,我的光暗掌握得不好,我不擅長的側臉就更掌握不好||||||||

我要為雲遠清重申一次:他是個氣質型大美人來啊啊啊!

〔塚越〕Silent 尾聲(完)

2008.05/06 *Tue*
Silent

副題:Freeasabird

尾聲、


法國南部的蔚藍海岸的中心點尼斯,一望無際的碧藍海天,溫煦柔和的陽光遍及海天沙灘,龍馬在沙灘傘下躺在沙灘椅上,閉上眼,享受這無論是避暑避寒同樣一流的溫和氣候,懶洋洋得像只貓咪般。

一道身影罩下來,龍馬似有察覺的睜開眼,望清來者,臉上神情先是一怔,然後扯開一抹帶點挑釁的笑意,「哦,看來你收到我的短訊和明白我的意思呢,我應該說你有進步嗎?部長。」

「──你寫得那麼明顯,我可能不明白嗎?」

「還好,我以為你又會像當年那樣。」

「兩者情況不同。」

「哦?」

「當年,我不是不難過不是毫不捨得,只是我不知怎樣和你說,也不想你此分心,所以就沒說了,後來在電話裏你的態度越來越冷淡……」

「所以你就以為我討厭了你,放棄了,當什麼也沒發生過?」

沈默,默認。

「──笨蛋,我是在氣你,我平日也是這樣對你發脾氣,不是嗎?」

「──沒人能在這種情況下也那麼篤定吧?」

「對啊,就像你從不說你有多難過多捨不得我,表現得和平日一樣,我也無法那麼篤定你是喜歡我。」

「越前──」似有點無奈,頓了頓,無比認真,「對不起。」

「……或者我也有點錯,如果我不賭氣,可能我們會少拖拖拉拉這種狀況幾年。」

「你這是認錯?」

金瞳一瞪,「我像死不認錯的人嗎?」

「──我們這是和好了嗎?」

「你說呢?」

唇畔笑意依然挑釁,金瞳一挑,明亮燦燦,像無言地問他敢不敢,那飛揚明燦的眼神──那個一向最愛挑釁人勇於挑戰的越前龍馬。難得一抹淡淡的溫柔微笑融化了冰山臉上的冰雪,讓龍馬不覺楞了楞,不禁在心裏暗罵,這笨蛋部長挑這個時間用這難得又好看極的微笑勾引人、動搖人的氣勢。

「越前──」

「什麼?」

「今次,我一定不會像以前般放手。」

「──你再來一次,我就真的以後也不再理你了。」

「放心,不會。」

九年的教訓,足夠讓人好好在教訓裏學習。時間是不會為誰而停下或倒退,悄悄地更換人事,縱然你我感情如舊深厚濃烈,只可惜你我都因為人事變更而形同陌路。原以為已經結束,只能暗地裏黯然傷神,今卻得到如此難能可貴的重修舊好的機會,無論是倨傲自尊高可連天的王子殿下還是感情內斂到令人難以察覺其情緒變化的昔日帝王部長,都應該會學乖了。


-完-




後記:
終於寫完了~
真是……不知為何越寫越長的一篇文,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感情過於內斂一個太過驕傲愛賭愛的笨蛋情侶因為一方感情過於內斂導致到九年來大家形同陌路,所以,不必想得太複雜,一切簡單來說就是如此,那為何還會寫得那麼長呢?
現實生活中如果有這樣的情侶發生這種狀況,可以和好的不是沒有,但因而分手縱然大家仍存有感情也不能再一起的也大有人在,因此,兩位,請真的學乖點,別再來一次了(笑)
這文叫《Silent》,但實質這標題的成份其實沒多少,整文內容其實該是副題《Free as a bird》 ,這是龍馬的一首歌,之前聽也不覺怎樣,但看完中譯歌詞後,我就有種寫文的靈感,兩個標題我也喜歡,於是乎節時節力起見將兩文合併成大家所見的這篇塚越文了(汗)

〔塚越〕Silent 下

2008.05/05 *Mon*
Silent

副題:Freeasabird

下、


就算對自己的生活有什麼不滿,一成不變的日子還是持續下去,每年最重要的四個公開賽過後,接下來的日子是主要是休養生息養積蓄銳及維持基本的體能訓練,連續的比賽是很疲累的一件事,於是龍馬決定趁這段時間去法國南部蔚藍海岸與普羅旺斯渡假,然後再到日本在家裏住幾天,媽和表姐常叫他有空就回家一趟,讓她們不用那麼掛心,至於那個老爸仍然是那副行,邋遢的色老頭,沒個正經,更不用期待從他口中聽到什麼惦記兒子的感性話語。

在他出發前的那天,他遇見了部長。

夜幕低垂,人來人往的繁華大街上,他們結結實實地撞過正著,面對面,僅有幾步之距,只需邁開腿一跨便能將這點距離消弭,不容抵與逃避地眼神交接,即使是微細而短促的變動,他仍是精銳地捕捉到對方那細長的眸子裏一閃而逝與自己一樣的意外。

那短暫的眼神交接間,或許他們真的是太久太久沒這樣單獨見面,這些年來每每見到對方都是在一堆熟人的聚會裏,熱熱鬧鬧的氣氛分散了他們之間的疏離,因此現在意外的相遇,他們都不知如何開口,許是他們都等著對方做主動,於是有種異樣的沈默在彼此間,氛圍微微凝固成一絲尷尬,讓大家更為局促不知如何是好。

掙扎了一會,龍馬自問自己的耐性不及部長,還是決定自己做主動,「很久不見了,部長。」

〔不二越〕零

2008.05/02 *Fri*
P.S:絕對是坑


背景:未來
內容傾向:生化

必要台詞:
D組

1.誰將光陰縮成了寸,你轉身離去的身影恍若昨日……
2.即使恨我也沒關係,只要你不曾忘記我,無論怎樣都沒關係……
3.以為早已忘記,直到重逢,才知道,原來我的靈魂裏早已沁入了你的身影……






0.



「真諷刺,對不?明明就是個處處依高科技的世界,但被視為不科學的宗教卻依然屹立不搖,甚至比幾個世紀前更強盛,就連越前你這個科學人才,都相信如此虛無縹緲的上帝。」

燈光幽暗,整條充斥著金屬獨有的冷硬冰凍氣息的迂回走廊,隱晦不明,看不見盡頭,彷佛伸延至永無止境的暗中。貓足般的腳步聲,甚或是呼吸聲,在此時此地都清晰得成為此時此地唯一的聲音。

「不就因為這是個什麼都依高科技、什麼都是科學的世界,所以才更突顯出宗教的魅力與力量嗎?不二上校。」

前方的少年頓下,略轉個身,一手輕撫掛在脖子上的銀制十字架。深深淺淺的光影刻在清俊而尚帶稚氣的五官輪廓上,襯得他唇畔那抹輕笑更幽遠縹緲,不知是感歎,或是嘲弄,抑或是其他涵意。

不二覺得這個氣息清冷的少年,此刻有種難言的妖嬈,尤其那雙微挑的金瞳像極夜中的貓咪,亮得異常,蘊釀著某種深邃的神秘,只怕一個不慎,就會被捲入這片金色迷海中──是環境太昏暗,容易讓人出現不切實又荒謬的錯覺嗎?

「因為在生化科技這個圈子待得太久嗎?」

「可能吧。什麼都在改,不合意就改到合意為止,東拼西湊,面目全非,人都不再像人,都不知像什麼。」停下的步伐再度邁開,不二看不到越前的神情,但傳入耳中的清嗓音,卻又讓他想起他那抹輕淡卻蘊藏複雜情感的笑容。

「怪物,對嗎?」

越前輕笑出來,「對,就是怪物,都不知是不是對著這些怪物太久的後遺症──人類這種怪物般的生存方式,真是可笑。」

「但你卻是製造怪物、研發怪物般的生存方式的人,越前博士。」

「所以不就是可笑了嗎?」越前嗤之以鼻,玩味似地頓了頓,「至於上校你,你就是使用和領導的怪物──怪物中的怪物的怪物。」

曲折的走廊終走到盡頭,他按下門的開關,「唰」的一聲,放滿了儀器、電腦、長長的圓柱容器、白衣人員來來往往的實驗室頓現眼前。長長的圓柱容器盛滿了淺藍色的溶劑,載著插滿了幼長細管的「生物」──揉合不同動物的肢體或皮毛或特徵的人類。

實驗室的光線充足,映照得越前的臉很亮,唇角那抹笑,此刻是清楚不過的嘲諷,以同樣嘲諷的語氣道:「歡迎來到製造怪物的工廠,怪物頭子。」



──這是一個科學發達得可怕的世界。

人類可以用科技改變生態,可以用科技來改變環境,可以用科技來開發太空。
簡直──就像活在巨型的實驗室中,所有的人事物,都不過是科技下的實驗品、製成品、淘汰品與下個待開發研究改良的項目。

瘋狂,瘋狂,科學瘋狂的世界。──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05
1
3
4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8
30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04 | 2008/05 | 06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