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This Archive : 2007年12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Vagare la luna 月球上漫步

2007.12/31 *Mon*
Luna,【羅神】月神;月亮
lunar,(a)1.月的;月球上的 2.按月球的運轉測定的;陰曆的 3.月亮似的;新月形的 4.蒼白的;微弱的


很喜歡LUNA和LUNAR這兩個字
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地方用這兩個字的其中一個
碰巧我也膩了「離歌獨舞」這BLOG名

不過呢
如果要用英文,似乎只能用MOON
於是乎便用翻譯網翻了個意大利文出來

Vagare la luna 月球上漫步

其實還翻了另一個『Passeggiando sulla luna』,似乎太長了
個人也蠻愛翻成法文的『Errer la lune』,只是法文的月亮(月球?)是LUNE而非LUNA,一字之差啊一字之差

至於文法這東西就無視它吧,翻譯網不能要求太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在樂園等你〔BL〕9

2007.12/31 *Mon*
9.


一直以來,蘇青也覺得童話故事中的公主很蠢,連對方是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就可以毫無保留地愛上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男人,連問也不問,便答應對方的求婚,跟著對方遠嫁到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他方。

俊美就等於是好人嗎?

俊美就可以保障婚後生活安穩無虞嗎?

什麼也不知道,就糊裡糊塗地跟了個看起來很體面的男人,那種被騙財騙色連孩也有了茫然不知所措的女人正是這種。

童話,自從蘇青的父母死了後,他便不再相信了,他看到了那美麗景象像隨時破滅的泡沫般華而不實,以尖酸刻薄卻又再現實不過的冷漠眼光,徹底鄙視這種拿來欺騙無知小童的謊言,嗤笑著被這些謊言騙得滿眼玫瑰色的夢幻的白癡。

我在樂園等你〔BL〕8(H有,慎入)

2007.12/30 *Sun*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momo長角耶!28/12/2007MERO們的睡覺紀錄?

2007.12/29 *Sat*
Photobucket
momo長角啊啊啊啊>////<
不知還會不會再進化呢?



嗯,我是一個懶人,而圖像處理又費時費神,所以我很少在BLOG裡放圖,平時也懶得替MERO們拍照(巴)今天見小mo又進化了,便替牠們拍些照以茲紀念吧!又話說,今次拍的圖,似乎全是打呵欠&睡覺(大汗)MERO們的睡覺紀錄?


一家/Momo&Pallas
Photobucket
我家兩隻寶貝


友達/Momo&小不點小
Photobucket
這是和霏家的新寶貝小闇拍的,其實拍的不止這幾張,但挑到最後就只剩這幾張


友達/Momo&橘色淑女小歌
Photobucket
同樣是和霏家的寶貝殤歌拍的


友達/Momo&霏全家
Photobucket
好可惜,錯過了三隻一齊打呵欠的一幕(兩次耶|||||||||)



其實我還有拍pallas和霏家兩隻寶貝一起的圖,但是處理圖像真的很煩,等有空再整理吧!(巴飛)

我在樂園等你〔BL〕7

2007.12/28 *Fri*
7.


童妃請他們留下來吃晚飯。

童妃家裡有請廚子,水準好比五星級酒店的西餐,從前菜、湯、副菜、主菜、配菜、甜品、酒也是一絲不苟,是精緻奢華的味覺盛宴;飯廳裡有一盞極豪華的水晶吊燈,瑰麗的水晶珠串一層層地輕垂,流瀉出溫柔綺美浪漫的橘黃燈光,讓這頓晚飯更添情調,讓人們的感官享受得以推至頂峰。

這頓晚飯,衛瀾極少參與聊天,主要是看著蘇青和童妃談笑,看著他們用餐儀態同樣有種與生俱來的優美從容,一條透明的鴻溝,無聲無色地亙於他與他們之間,將他們分隔成兩個不同的世界,莫名的苦澀在衛瀾心底醞釀著,越來越鮮明濃烈,讓他食不知味。

蘇青和童妃,果然是很登對。

衛瀾想。

尤其他們正在話當年,說著大學生活裡的多姿多采生活,並且扯到感情生活上,雖然他們兩人也很體貼地關照他這位局外人的感受,但,實際上根本沒多餘空間給沒共同參與過的人介入,一種扔下刀叉揮袖離去的衝動開始蠢蠢欲動。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大二的恥辱。」Tiramisu吃完了,熱奶茶便隨即上桌,童妃試了一口味道後,眼珠溜向蘇青說。

蘇青正為他的咖啡加入奶精,失笑了,「莫非這就是妳百般刁難的原因?」

「嗯哼,其實你給我的恥辱還很多呢。」童妃輕哼,又笑了,笑彎的眉眼透著狐狸般的不懷好意,「是該讓你嚐嚐求而不得的滋味,好讓你了解到底被你百般拒絕的女人的心情是怎樣。」

「求而不得……」輕垂睫,看著杯中深色的咖啡,蘇青笑得高深莫測,「這個世界,我求而不得的東西太多了。」

不知是不是意有所指,輕輕的一句,卻讓衛瀾的心像被擰了一下。

我在樂園等你〔BL〕6

2007.12/26 *Wed*
6.


那年,他們才十六歲。

還不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兩隻小鬼。


眼皮跳動,睜開眼,白亮的陽光瞬即淹沒了那墨的夜色,以及在昏燈街燈下的兩道身影;衛瀾以手臂擋著陽光,不禁嗤笑起來,真是受不了,兩隻小鬼竟然如此大口氣,說著這樣的狂話,然而,又真的給他們在好幾年成功了。

搖搖頭,扶著額,低吟了聲,昨天真是太瘋了,被關了十年,就過了十年苦行僧般清規戒律的生活,酒這東西的味道也差點忘記了,拿起床頭的那副眼鏡,衛瀾苦笑著走出船艙,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是萬里無雲的乾淨澄的藍,太陽不慍不火地閃耀著,映得整片大海也盪著一片細碎明媚柔美的燦爛。

「喏,要不要這東西?」

身後傳來蘇青的聲音,衛瀾莫名心跳了一下。

「解酒液,需要嗎?」

蘇青晃了晃手中那一小瓶東西,沒有戴眼鏡,清俊白晢的臉掛著微笑,微笑被陽光照耀得有種透明的明亮,剎那間,衛瀾有些失神;少年時蘇青那孤傲的臉忽地浮現於眼前,與眼前微笑著的蘇青迷幻地重疊在一起,看起來什麼都不真實。

「喂,你怎麼了?」

蘇青的聲音像輕笑著,拉回衛瀾恍惚的神思,就見蘇青的笑臉在眼前放得更大,不禁伸手抹抹臉,再伸手接過蘇青的解酒液,「只是想起,從前你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而且也未戴眼鏡。」

「那時候大家又不熟,況且我也沒有笑的力氣和心情,家裡學校搞得我焦頭爛額呢。」望著眼前這片大海,粲粲的波光浮載著少年時陰鬱晦暗的破碎片段,蘇青聳聳肩,「亦沒有錢去配眼鏡,看東西模糊點也只好將就點。」

衛瀾意味深長的看了蘇青一眼,「真搞不懂你是變得容易相處了,還是更加難搞。」應該是兩者同時並長吧?

擺脫了阿姨一家,金錢的壓力減輕,蘇青漸漸變得笑臉迎人,不再像當初般冷冰冰硬繃繃,渾身稜角像隻刺蝟般扎痛人,然而,城府也跟著變得更深,待人處事的手腕也更高明更狡猾,變成名副其實的笑裡刀藏,一隻要時刻提防的狐狸。

蘇青揚揚眉,「反正不會害你就行了。」

「倒是。」衛瀾也跟著笑了,如果連蘇青也信不過,天底下也沒誰是值得信了。「啊,對了,眼鏡。」恍然想起蘇青的眼鏡還在自己那兒,於是立即將眼鏡還給他。

戴回眼鏡,蘇青道:「去叫醒大熊馬仔,我們去飲茶,你也很久沒吃過這些東西吧?」

沒多久,船駛回岸,他們四人便到最近的茶樓飲茶;叉燒包、蝦餃、燒賣、鳳爪、小籠包什麼,小點中點大點特點各種點心擺滿一桌,輔以一杯普洱茶,衛瀾真的很久沒試過早上吃得那麼豐足滋味了;四個大男人很快掃清那一桌東西,飲飽食醉後,便輪到談正事。

「我和馬仔回青幫裡一趟。」大熊自告奮勇,「幫裡一定會關心衛瀾回來後的動向,我們先去探探風。」

馬仔睨向蘇青,「對了,那位童小姐呢?」

蘇青抺抺唇,動作優雅,「衛瀾想的話今天可以去和她約個時間,不過,其實也沒太多選擇,最好在狄老大出來前籌集好成員,也讓她可以趕上參加我們第一次完整的會議。」

「那位童小姐真難搞,用了年半小時才擺平,啊,不,是要見完衛瀾才考慮考慮,真是令人受不了,要不是之前那個天殺的敢中飽私囊,用得著去求那女人?」齜牙咧嘴一臉厭惡,大熊說著說著又瞟向蘇青,那一眼饒富深意的,「果然是同類人,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刁難的。」

蘇青也沒動氣,「又扯到我頭上,你們真愛搞針對搞分化。Frances個性是不討好,但值得的,至少我相信她不會虧空公款。好了,我出去打個電話給她──衛瀾應該沒問題吧?」

衛瀾點點頭,蘇青便出去了,馬仔哼笑了聲,「逃避問題呢──衛瀾,你知道蘇青和那姓童的女人的瓜葛吧?」

衛瀾頓了頓,點了點頭,心裡莫名地不舒服起來。

那位童小姐曾追求過蘇青──

蘇青親口告訴他的。

我在樂園等你〔BL〕5

2007.12/07 *Fri*
5.


「我說真的。」

衛瀾的語氣依然是淡淡然的,卻就是有某種堅定的力量,尤其在他那雙平淡的瞳中,就更能體會到他此時此刻的認真,恍若一座山嶽巍然矗立於面前,無論你用任何方法,也不過是徒勞無功,動不了它半分,然而,正因如此,蘇青更覺這個世界真是瘋了,在這瞬間,徹底地瘋了。

「──神經病。」

好半晌,簡單三個字,精準無誤地形容了他對衛瀾最大的感想,掙扎了一下,右腕掙出了衛瀾的桎梏,蘇青這次轉身而去的背影是沒有任何轉圜餘地的決絕,在落索的燈光下,拖著蕭瑟孤傲的影子,漸漸融進深的夜色裡,消失於衛瀾的視線範圍之外。

之後,接連幾天,雖然仍是遲到早退的惡形惡相,但相對平日回校一趟便自動放自己兩天假來說,衛瀾上學罕有地勤快,甚至在難得上課的時間也沒直接找周公把酒言歡,當然,他也不是將心思放在老師那催眠曲般的外星語上,而是延續麥當奴那天對蘇青的觀察之上。

我在樂園等你〔BL〕4

2007.12/06 *Thu*
4.


只是,衛瀾從沒想過自己今天會和這傢伙這麼有緣,離開學校,還能撞個正著,而且,還要在這個場合這種情況下;恐怕就連對方也沒想過世事這麼巧,原本掛在臉上的微笑也僵了僵,卻又隨即恢復親切有禮的笑弧。

「這位先生,請問你想要吃什麼呢?」

眼前這個身穿麥當奴制服的蘇青,衛瀾感覺一點也不實在;尤其向來倨傲得誰都瞧不起的優等生,竟會對他這種爛學生如此溫和微笑,更像是一場夢;然而,蘇青那清亮的眼神,無聲地一再提醒他正在排隊買餐的事實,於是急急回過神隨便點了個巨無霸餐。

我在樂園等你〔BL〕3

2007.12/05 *Wed*
3.


衛瀾最風光時,可真了不起,手下兄弟如雲,大的也要給三分薄面,小的更是恭恭敬敬地叫一聲「衛哥」。然而,由始至終,他就只有大熊馬仔這兩個從一開始便一起並肩作戰的心腹。外界也很理所當然地視他們為油尖旺最兇猛的三匹狼,衛瀾自然是其中的靈魂人物,而大熊馬仔則是要先除去衛瀾便得先斷去的手足。

只是,他們錯了。

從一開始跟著一無所有的衛瀾闖天下的,還有一個蘇青,他們的大腦。

一直以來,蘇青也在背後為他們籌謀獻策,適時攔著他們,替他們多想多留神,彌補他們三人狠勁有餘但理性思考不足的缺陷;他有什麼想法,他也可以將之深化,輔助他計劃得更詳細更具體更完善;所以,衛瀾經常這樣想,沒有蘇青,他們恐怕不知早就死了多少回,根本沒機會那樣風光。

尤其,在他入獄後,蘇青仍然留下。

那時候,蘇青已經大學畢業,而且還是港大法律系呢,並已開始跟著城中某個知名大狀實習,大好前途等著他,根本無須再與他們這種爛泥廝混下去,然而,他就是沒有離棄他們,在他被關在牢的那段時間,一直代替他在外運籌帷幄,脫離社團,打人脈搭關係,籌備資金,一切就是為了打好良好的根基,等他出來後便能立即實踐他想了很久的事。

別再混下去了,我們一起過安穩的富貴日子。

蘇青十分贊同。

一直以來,蘇青堅持安全行事,即使要混,也要混得安全,就是做所謂的智慧型罪犯,至少拼命的危險可以減至最低。

真是安慰,終於聽到你這句話。

於是,他便開始積極籌謀,他們想了很多,也等著實現,可惜,就在正要著手漂白時,大概是上得山多終與虎,向來戰無不勝的阿修羅竟失手被擒。硬生生斷了的美夢,就由蘇青領著大熊馬仔他們,努力延續下去。

原本,蘇青可以過得更好,如果他生命中沒了他們。

看著大海,看著手中那副眼鏡,衛瀾苦笑,自己究竟做過什麼?何何能讓一個這樣聰明有計劃有前途的精英才俊,即使明知道跟著自己就只有危險,隨時身敗名裂,甚而鋃鐺入獄,從此一世清白盡毀,仍對自己如此不離不棄,無怨無悔呢?

就不過,他給了他錢。

那年,他們十六歲,還在唸中四。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7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07/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