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This Category : [文字偶紙上跳舞]我在樂園等你〔BL〕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12

2008.01/04 *Fri*
12.


這是他們第一次將愛掛在嘴邊,即使是如此隱晦。

彼此心知肚明,卻又極力迴避,甚至佯裝無知,任由曖昧在暗處滋長,只因大家不願連兄弟也做不成,所以,蘇青沒再說話,衛瀾自然不會再多說什麼,就只是這樣靜靜地從後抱著蘇青。

這個角度,無可避免地,必然瞧見蘇青背上那條刀疤。長長的一條從左肩曳至右腰側,即使早已結成微凸的淺色疤痕,仍然可以想像當時有多危險有多悚目驚心,衛瀾不由得心頭一緊。當年他們幾個到大排檔吃個晚飯,卻恰巧遇上仇家追斬,混亂之際,銀光如電,眼前一瞬空白,蘇青挺身替他挨下這一刀。

誰都沒想過蘇青會這樣做。

即使住在一起,即使他成了他們的幕後軍師,蘇青依然和他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單是他們的狗窩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便可見一斑,誰也不曾期待蘇青會和他們這種敗類廝混多久,大概他大學畢業後,便會還原成兩條縱然偶遇也會形同陌路的平行線──這樣的蘇青怎可能替他們主動挨刀呢!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他還記得蘇青當時那件白襯衣染成一片猩紅,但臉色唇色卻比白襯衣更白,用掉一包棉花,才勉強止了血;他同樣記得自己的心慌得手抖個不停,這種傷,對他大熊馬仔並不罕見,也沒什麼好怕,但看著血怎樣還是繼續沁出來時,他真怕蘇青會死掉,像個瘋子般拼命按著傷口,撐著撐著的唸得聲音帶著哽咽。

那一刀,令大熊馬仔真正將蘇青當成自己人,但衛瀾至今卻仍未忘記當年那片猩紅,每想起一遍,卻是多一分痛苦,堆疊成一座岌岌可危的高塔,不由得將蘇青抱得更緊,埋首於他的頸窩間。

不應該是這樣的。

回想當初相識,為什麼他們會走到這種地步呢?

衛瀾忽地感到一陣茫然,後又湧來更深的痛苦,那他為什麼還要抱蘇青,錯了一次又一次,助長錯誤越滾越大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在樂園等你〔BL〕11

2008.01/02 *Wed*
11.


深夜,阿姨家裡漆一片,似乎大家已睡著了。蘇青雖然疲累,然而身體卻繃緊起來,步伐也變得沉重,如履薄冰般,緩緩地逐步走近那他半點也不想靠近的房間,尤其見到門縫透著燈光時,他更有種逃的衝動,只是在付諸實行的那瞬間硬生生忍下來,遲疑了會,終究還是推開房門。

「終於回來了嗎?」

惡魔。

這兩字清晰地浮現在蘇青的腦海中。

映入眼簾的兩個表哥坐在床上,臉上露出終於等到獵物愚蠢地自投羅網的歡快笑容,其中包含的殘酷訊息,不禁讓蘇青顫抖起來,但,雙腳卻像生根般緊紮在原地,動彈不得,只能睜著一雙無法掩藏慌恐的眸子警戒的瞪著他們。

「還不快點進來?」迥異於平日的粗聲粗氣,大表哥此時聲音輕柔得讓蘇青頭皮發麻,「還是你想我們親自『請』你進來呢?」

蘇青抿著唇,瞧見大表哥揚了揚眉,牙一咬,走入房裡,並把門關上,放下書包,褪去外套;兩位表哥更眉飛色舞,小表哥立即跳到蘇青身旁,伸手就要撕毀蘇青身上那件舊毛衣,迫得蘇青後退,背部撞上衣櫃;小表哥的神情更欣喜更雀躍,壞壞一笑,像隻步步進迫的野貓,正要伸出利爪撕裂眼前這隻無路可走的小老鼠。

「……不要。」

小表哥已揪著毛衣衣襟,正要享受撕裂獵物的快感時,垂下眸的蘇青低聲阻止,這聲量微弱如蚊蚋,在這狹小的房間卻足夠清晰傳入兩個表哥耳中,他們頓了頓,眨了眨眼,然後小表哥笑得更邪惡更得意,挑釁似的揚高眉頭,就要繼續剛才的動作──

「不要──沒衣服的了!」

我在樂園等你〔BL〕10

2008.01/01 *Tue*
10.


「你要買菜做飯?」

隔天,聽到蘇青情商調動補習時間,放學後補到五點,晚上八點半後再繼續,大熊第一個反應是質疑蘇青的原因,衛瀾馬仔也投以質疑的眼色;蘇青只是淡淡回道:「至少阿姨一家還沒吃過食物中毒。」

相較蘇青的廚藝,衛瀾更擔心另一件事,「你阿姨會讓你再出來?」

「只要是有錢賺,又煩不著他們,他們才懶得管我那麼多。」

於是,大夥兒也沒什麼異議,晚上補習就改到衛瀾三人那兒,那是社團老大給他們的一個單位,雖然只是一個殘舊的四百呎小單位,但對於三個乳臭未乾的十六歲少年來說,實在是不能再強求更多的好待遇了,蘇青瞧見了,心裡百感交雜。

「看來混真的不錯呢。」

聽到向來高高在上的優等生如此感嘆,被希特拉納粹主義什麼塞得頭昏腦脹的大熊嘿嘿一笑,「你也可以跟我們一起混啊。」

蘇青撇撇唇,「我怕死。」

「切。」

大熊無趣的回去裝死了,才趴在桌上沒多久,補課又開始,怕讀書的三人又復茫然裝死抓狂,蘇青冷靜自恃的力挽狂瀾堅持到底;三個小時下來,進度依然緩慢得像蝸牛爬行,早已虛脫陣亡的三人實際上不知聽進了多少,蘇青開始心灰意冷,實在不知自己如此賣力是為了什麼,暗自嘆了一聲,收拾自己的東西。

「要送你嗎?」

衛瀾瞥見蘇青動身離開,虛軟地靠著椅背的身體撐起來;蘇青回了他一眼,「不用了,我懂路去巴士站。」

爬了一段漆漆的樓梯,街上也是漆漆的,時值嚴冬,適逢寒流襲港,一陣冷風迎面撲來,蘇青縮著脖子,捉緊外套的領子,但其實薄薄的衣物根本沒多大保暖禦寒的功效,抓得再緊,亦不過是徒然的掙扎,就像遇溺者死命地抱著眼前唯一一塊浮木,以求那渺望得近乎絕望的一線生機。

全身不住顫抖,十指僵冷得不像自己所有,望著那被淒迷的燈光映得更隱晦不明的前方,恍惚間,蘇青感到茫然,感到意興闌珊,混雜成一種酸酸澀澀的難受梗在心頭,讀書讀得好又怎樣?會考真的考得好又怎樣?辛苦掙扎那麼久,或許到到頭來也就像阿姨一家所看扁的,不過是白費氣力,連衛瀾大熊馬仔三人也不如。

那種酸澀發酵得更濃烈,酸澀得令人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悶悶地杵在原地,蘇青抿了抿唇,又再邁開腳步,風吹得更冷更起勁,他的肩膊縮得更小更瘦弱。

我在樂園等你〔BL〕9

2007.12/31 *Mon*
9.


一直以來,蘇青也覺得童話故事中的公主很蠢,連對方是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就可以毫無保留地愛上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男人,連問也不問,便答應對方的求婚,跟著對方遠嫁到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他方。

俊美就等於是好人嗎?

俊美就可以保障婚後生活安穩無虞嗎?

什麼也不知道,就糊裡糊塗地跟了個看起來很體面的男人,那種被騙財騙色連孩也有了茫然不知所措的女人正是這種。

童話,自從蘇青的父母死了後,他便不再相信了,他看到了那美麗景象像隨時破滅的泡沫般華而不實,以尖酸刻薄卻又再現實不過的冷漠眼光,徹底鄙視這種拿來欺騙無知小童的謊言,嗤笑著被這些謊言騙得滿眼玫瑰色的夢幻的白癡。

我在樂園等你〔BL〕8(H有,慎入)

2007.12/30 *Sun*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我在樂園等你〔BL〕7

2007.12/28 *Fri*
7.


童妃請他們留下來吃晚飯。

童妃家裡有請廚子,水準好比五星級酒店的西餐,從前菜、湯、副菜、主菜、配菜、甜品、酒也是一絲不苟,是精緻奢華的味覺盛宴;飯廳裡有一盞極豪華的水晶吊燈,瑰麗的水晶珠串一層層地輕垂,流瀉出溫柔綺美浪漫的橘黃燈光,讓這頓晚飯更添情調,讓人們的感官享受得以推至頂峰。

這頓晚飯,衛瀾極少參與聊天,主要是看著蘇青和童妃談笑,看著他們用餐儀態同樣有種與生俱來的優美從容,一條透明的鴻溝,無聲無色地亙於他與他們之間,將他們分隔成兩個不同的世界,莫名的苦澀在衛瀾心底醞釀著,越來越鮮明濃烈,讓他食不知味。

蘇青和童妃,果然是很登對。

衛瀾想。

尤其他們正在話當年,說著大學生活裡的多姿多采生活,並且扯到感情生活上,雖然他們兩人也很體貼地關照他這位局外人的感受,但,實際上根本沒多餘空間給沒共同參與過的人介入,一種扔下刀叉揮袖離去的衝動開始蠢蠢欲動。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大二的恥辱。」Tiramisu吃完了,熱奶茶便隨即上桌,童妃試了一口味道後,眼珠溜向蘇青說。

蘇青正為他的咖啡加入奶精,失笑了,「莫非這就是妳百般刁難的原因?」

「嗯哼,其實你給我的恥辱還很多呢。」童妃輕哼,又笑了,笑彎的眉眼透著狐狸般的不懷好意,「是該讓你嚐嚐求而不得的滋味,好讓你了解到底被你百般拒絕的女人的心情是怎樣。」

「求而不得……」輕垂睫,看著杯中深色的咖啡,蘇青笑得高深莫測,「這個世界,我求而不得的東西太多了。」

不知是不是意有所指,輕輕的一句,卻讓衛瀾的心像被擰了一下。

我在樂園等你〔BL〕6

2007.12/26 *Wed*
6.


那年,他們才十六歲。

還不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兩隻小鬼。


眼皮跳動,睜開眼,白亮的陽光瞬即淹沒了那墨的夜色,以及在昏燈街燈下的兩道身影;衛瀾以手臂擋著陽光,不禁嗤笑起來,真是受不了,兩隻小鬼竟然如此大口氣,說著這樣的狂話,然而,又真的給他們在好幾年成功了。

搖搖頭,扶著額,低吟了聲,昨天真是太瘋了,被關了十年,就過了十年苦行僧般清規戒律的生活,酒這東西的味道也差點忘記了,拿起床頭的那副眼鏡,衛瀾苦笑著走出船艙,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是萬里無雲的乾淨澄的藍,太陽不慍不火地閃耀著,映得整片大海也盪著一片細碎明媚柔美的燦爛。

「喏,要不要這東西?」

身後傳來蘇青的聲音,衛瀾莫名心跳了一下。

「解酒液,需要嗎?」

蘇青晃了晃手中那一小瓶東西,沒有戴眼鏡,清俊白晢的臉掛著微笑,微笑被陽光照耀得有種透明的明亮,剎那間,衛瀾有些失神;少年時蘇青那孤傲的臉忽地浮現於眼前,與眼前微笑著的蘇青迷幻地重疊在一起,看起來什麼都不真實。

「喂,你怎麼了?」

蘇青的聲音像輕笑著,拉回衛瀾恍惚的神思,就見蘇青的笑臉在眼前放得更大,不禁伸手抹抹臉,再伸手接過蘇青的解酒液,「只是想起,從前你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而且也未戴眼鏡。」

「那時候大家又不熟,況且我也沒有笑的力氣和心情,家裡學校搞得我焦頭爛額呢。」望著眼前這片大海,粲粲的波光浮載著少年時陰鬱晦暗的破碎片段,蘇青聳聳肩,「亦沒有錢去配眼鏡,看東西模糊點也只好將就點。」

衛瀾意味深長的看了蘇青一眼,「真搞不懂你是變得容易相處了,還是更加難搞。」應該是兩者同時並長吧?

擺脫了阿姨一家,金錢的壓力減輕,蘇青漸漸變得笑臉迎人,不再像當初般冷冰冰硬繃繃,渾身稜角像隻刺蝟般扎痛人,然而,城府也跟著變得更深,待人處事的手腕也更高明更狡猾,變成名副其實的笑裡刀藏,一隻要時刻提防的狐狸。

蘇青揚揚眉,「反正不會害你就行了。」

「倒是。」衛瀾也跟著笑了,如果連蘇青也信不過,天底下也沒誰是值得信了。「啊,對了,眼鏡。」恍然想起蘇青的眼鏡還在自己那兒,於是立即將眼鏡還給他。

戴回眼鏡,蘇青道:「去叫醒大熊馬仔,我們去飲茶,你也很久沒吃過這些東西吧?」

沒多久,船駛回岸,他們四人便到最近的茶樓飲茶;叉燒包、蝦餃、燒賣、鳳爪、小籠包什麼,小點中點大點特點各種點心擺滿一桌,輔以一杯普洱茶,衛瀾真的很久沒試過早上吃得那麼豐足滋味了;四個大男人很快掃清那一桌東西,飲飽食醉後,便輪到談正事。

「我和馬仔回青幫裡一趟。」大熊自告奮勇,「幫裡一定會關心衛瀾回來後的動向,我們先去探探風。」

馬仔睨向蘇青,「對了,那位童小姐呢?」

蘇青抺抺唇,動作優雅,「衛瀾想的話今天可以去和她約個時間,不過,其實也沒太多選擇,最好在狄老大出來前籌集好成員,也讓她可以趕上參加我們第一次完整的會議。」

「那位童小姐真難搞,用了年半小時才擺平,啊,不,是要見完衛瀾才考慮考慮,真是令人受不了,要不是之前那個天殺的敢中飽私囊,用得著去求那女人?」齜牙咧嘴一臉厭惡,大熊說著說著又瞟向蘇青,那一眼饒富深意的,「果然是同類人,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刁難的。」

蘇青也沒動氣,「又扯到我頭上,你們真愛搞針對搞分化。Frances個性是不討好,但值得的,至少我相信她不會虧空公款。好了,我出去打個電話給她──衛瀾應該沒問題吧?」

衛瀾點點頭,蘇青便出去了,馬仔哼笑了聲,「逃避問題呢──衛瀾,你知道蘇青和那姓童的女人的瓜葛吧?」

衛瀾頓了頓,點了點頭,心裡莫名地不舒服起來。

那位童小姐曾追求過蘇青──

蘇青親口告訴他的。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